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大肆炒作抬身价看中国艺术界画外功夫

2019-03-17 04:51:56

大肆炒作抬身价 看中国艺术界"画外"功夫

运用五花八门的手段自我包装大肆炒作,以达到拉升画价的终目的,构成了美术界一道道奇特的景观。   青年画家李景革的《八骏图》被法国卢浮宫“收藏”的消息经过查证后终于真相大白。不过,李景革并非孤例。“汝果欲写诗,功夫在诗外”。现如今,不少所谓的画家,也将其功夫花在“画外”(尽管这些画家的画外功夫与古人的诗外功夫完全是南辕北辙,不是一码事),运用五花八门的手段自我包装,大肆炒作 ,以达到拉升画价的终目的,构成了美术界一道道奇特的景观。   借洋人之名自抬身价   借洋人之名,自抬身价,已经成为国内一些画家进行自我炒作的套路。   其一是专门拉国际权威的专业博物馆、美术馆、展览会做门面。细究又可分如下两类。一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比如卢浮宫“收藏”李景革的《八骏图》就属此例。李景革只是将《八骏图》作为私人礼品赠送给卢浮宫博物馆馆长,结果在国内就张冠李戴成卢浮宫博物馆馆方的收藏行为。二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如某画家称其作品已在大英博物馆展出,另一画家则说他的作品被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细查下来都是子虚乌有,连边也搭不上。   其二是喜欢与国际知名机构和国际名人扯上关系。近年来已记不清有多少画家说他们的作品或被联合国总部或被联合国下属的机构比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藏。事实上,这些画家大多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地将作品寄往联合国,有的得到了对方一纸表示礼貌的感谢信,有的根本连回音也没得到。但是画家本人却在国内沾沾自喜,通过各种途径大肆宣扬自己的作品已被联合国收藏,似乎联合国收藏其作品就能令其作品身价百倍。而据了解,联合国各机构并没有收藏艺术家作品的惯例。还有的画家热衷于将作品寄给各国元首、影星歌星,借洋名人洋要人的声名“唬唬”国内的收藏者。据报道,某画家出示的宣传资料中罗列着一长串各国元首的名字———他们都“收藏”了他的画,而且还有一些元首的回信为证。据知情人透露,这个画家的做法是,向几乎所有国家元首寄赠自己的作品。有的元首办公室会礼貌地以元首之名回信表示感谢,但并不能说明这个画家的艺术造诣和成就。在有些国家,即使是幼儿园小朋友将自己的画寄给元首,也会收到类似的回信。   其三是以所谓的海外刊物、国际名人录唬人。一些画家出资在海外的杂志上刊登广告,或花钱在形形色色的国际名人录内占有一席之地,然后利用海内外信息不对称的漏洞,误导收藏者,似乎这些画家已经得到国际艺坛的认可。   借领导名家之名炒作   现在不少画家办画展出画册,为关心的不是作品本身的质量,而是是否有领导、名家出席,有没有领导、名家题的词、写的序。似乎有了领导、名家的题词和序言,这画展就成功了一半,作品也就得到了各方的认可。   有的画家索性出大价钱请知名评论家写吹捧文章,四处刊发。由于生意兴隆,求文者太多,国内不少评论家就像画家卖画有“润格”一样,也有了评论文章的市场价。据一位圈内人士透露,有全国名气的评论家一般千字一到二万元,省市级的大约千字五千元左右。   也有的画家特别喜欢称自己是某某名家的得意弟子。名家去世或已故名家的诞辰日、逝世周年日,这些所谓名家的得意弟子就通过各种关系在报刊上发表纪念文章,文章大半内容都是叙述自己当年怎样侍奉在名家身旁,名家是如何如何赏识自己,巧妙地借死人吹捧活人。有位名家的家人愤愤地告诉:“某画家当年根本不是家父的入室弟子,只是偶尔来家里向家父请教过几回,画艺也一般。怎么转眼间满世界都是他写的纪念文章,自称是得家父真传的大弟子?”   还有的画家根本与名家八杆子打不到一起,但是偏偏“善于”抓住机会。据有关报道,某画家的画册上有张照片,是某国画大师在观看他出示的画作,照片下面还特意写有“说明”:大师看后连连称“好”。其实大师与这位画家素昧平生,只是在出席某个活动时被他拦下,要求给他的画“提提意见”。在这样氛围下,大师也只得以“好好”敷衍,不料竟被“物尽其用”了。   借拍卖会“托儿”抬价   在风云变幻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有那么一些画家,尽管他们的绘画水平屡遭物议,但是其作品的拍卖成交价格却能一路飙升,竞拍激烈,让初涉拍卖现场的收藏者心惊肉跳,误以为错过了这场拍卖就再买不到这个价了。此时,你务必要冷静,千万不要天真地以为这是一场真枪实刀的拍卖肉搏战。告诉你,这是一个局,是一个由画家和拍卖公司联合操纵导演的“活剧”。而“活剧”的“主角”就是那些形形色色的“托儿”。正是由于他们的精彩表演,才令画家作品的拍卖价飙升,让收藏者上当中套。   前几年,一些拍卖会安排“托儿”时一般一场只有两三个人,但是时间一久难免露出破绽。现在的拍卖会,往往要安排近十个“托儿”,彼此激烈竞拍,假戏真做。而且每场的“托儿”都不同,大多是生面孔。虽然成本上去了,但是欺骗性更大,利润也更丰厚。   不过这些现场的“托儿”还只是有形的“托”,真正的高手是将有形的“托儿”与无形的“托儿”融合在一起,发挥“托儿”的真正功效。何谓无形的“托儿”?就是某位画家作品的拍卖会之前,在美术馆、博物馆等专业艺术场馆先举行学术性的展览,举办学术性的研讨会,在报刊杂志电视大量刊登播放消息,扩大影响,力求在心理上影响潜在的收藏者,为画家的拍卖先“托一把”。   上海中国画院院长施大畏:   商业炒作是一把双刃剑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上海中国画院院长施大畏认为,近年来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发展实在太快,诱惑也太多。面对这些形形色色的诱惑,一些人可能把持不住自己,心露浮躁,急于求成。但是,商业炒作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商业炒作脱离了画家的真实水平,炒过了头,其效果可能适得其反,贻笑大方。   施大畏说,我们不是完全反对市场,反对商业化,画家也是人,也要卖画吃饭。但是一定把握好分寸。真正的艺术家应该对自己有信心。面对诱惑要有定力。作品过硬,迟早会得到社会的承认。作品不过硬,再怎样炒作,其效果也是一时的。   美术评论家朱国荣:   社会环境影响难辞其责   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美术评论家朱国荣认为,现在一些画家热衷于商业炒作,这必须从两方面来看。过度炒作,向公众散发不实信息,误导公众的审美判断和市场取向,作为画家来说自然是难辞其责的。但是,另外一方面,画家毕竟并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他还要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比如,现在有一些政府下属单位,公然推出为画家代办所谓海内外知名机构作品的收藏证书的服务项目,只要画家付费即可;还有一些艺术经营机构,为画家编造艺术经历,以诱导收藏者。因此,要杜绝不正常的商业炒作,必须从画家自身和社会环境两方面做起。 来源:文汇报


不锈钢门
2018捕鱼游戏平台
二手搪瓷反应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