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要养什么样的猪两个字品质

2019-11-10 21:59:24 来源: 延安信息港

丁磊要养什么样的猪?两个字:品质

即便是面对产业化的现实,对理想中的概念猪做了一些适度调整,这家互联外行未来要推向市场的猪肉仍然价格不菲

久未露面的丁磊打扮很随意,西装、牛仔裤、运动鞋,走起路仍是大步流星,目视斜上方。

有人说,易养猪,双汇杀猪是中国猪产业的供应组合,你怎么看?听此提问,丁磊哈哈大笑:这些话谁能信呀,还有人说,瘦肉精的幕后推手是我呢。其实,易只是按自己的构想和节奏养好自己的猪。

2008年,丁磊就有了自己养猪的伟大构想,三年来,在易农业事业部总经理毛山的具体操作下,易猪终于从一个天马行空概念,落地为一个可行的商业实验。毛山,丁磊的高中同学。大学时,丁在成都学电子专业,毛在南京学航空。几年未见,丁磊选择了创业而毛山则在香港机场当上了工程师,负责检修飞机。2009年,毛山被丁磊招至易任职农业事业部总经理,转行养猪。

丁磊要养什么样的猪?当初他是如何向你描述的?面对提问,毛山微笑着拿出,翻出了一条两年前丁磊发给他的短信:品质,就这两个字。

一个完全的业外资本、业外人士进入原始的养猪行业,初衷是美好的,但是面对现实,它坚持了什么?又放弃了什么?

3月末,双汇瘦肉精曝光不久,来到位于浙江湖州市安吉县皈山乡洛四房村的易猪场,猪场较正式的名字是易现代农业综合开发产业园,现场刚刚破土动工,三台铲车忙着施工。下面就请你随着我来探索易概念猪的秘密吧。

2008年丁磊在重庆吃火锅,遇到了一盘色泽可疑的猪血,于是关于食品安全、生活尊严和社会公益的思考开始占据丁磊的脑海。

有了这个念头不久,丁磊找到了原浙江省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顾益康,向他请教对养猪的看法和建议。

顾益康回忆说,刚开始以为是丁磊打算用络经验帮农业做营销。比如农业的电子商务,农产品市场营销、配送什么的。结果一说起来不是,他要养猪。顾颇感意外,但聊下去反倒释然了,丁磊当时看到传统农业不行,提出要换一种思路。那时候养猪不赚钱,看能不能找到一条养猪能赚钱的路子。还有一个是传统养猪标准化和安全问题很难解决。另外他说他是美食家,他想养一头吃的猪。

其实,当时丁磊对养猪几乎没有任何概念。一群IT人要养猪,又不准备聘请业内人士加盟,这听起来很像天方夜谭。但丁磊正是希望通过自己这个外行人的身份,给这个行业带来一些改变。现有的养猪行业,有些东西积弊太久,靠业内人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改变了。丁磊反复强调这一点。

2009年,毛山加入易农业团队。加入易半年之中,我和丁磊有过几次短信讨论易猪的定位问题。毛山说。,两人讨论的结果是把易猪的特点进一步细化为三个词:安全、健康、美味。安全是底线,健康是必须,美味则意味着易猪高于其它猪种的品质,也是易猪区别于其它猪的关键所在。

为了寻找样板,丁磊和易的农业团队考察、参观过国际上各类高端养猪场。在美国,丁磊看到的是通过高耗能高排放的方式饲养的猪,多生点,多死点,死了就拉出去埋了,因为他们那能源便宜,人力贵。这在中国完全做不到。而易团队慕名前去西班牙考察的伊比利亚火腿,则让他们看到了生产这一着名火腿的猪场,竟是一片没有猪舍完全放养的平缓山坡,两三百年树龄的橡木果就是它们天然的食物。而当地的养殖模式却是家庭式的分散养殖。尽管一条伊比利亚火腿的售价高达1000欧元,卖的比中国的一头猪还贵,充满了高附加值的诱惑,但自然环境和生产模式的不符,还是让这一世外桃源般的养殖模式无法落地易的山头。

的样板看后,丁磊也有自己进军高端的想法,选育出一种适合中国人口味的新猪种。然而育种的端是纯种选育,而纯种选育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生物工程,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巨额的投入,除非由国家主持的专项,企业层面很难操作。

牧猪的做法对丁磊也很有吸引力。他觉得幸福健康快乐的猪,应当是可以像西班牙的猪一样,信步山头的。在流传的说法中易养猪的设想是,30公斤之前处于保育期的猪,需要在猪舍内圈养,30公斤之后便可以放到山上去逍遥快活。

除了猪本身的美好想法之外,如果易猪场能解决大量当地农民就业的事,那就更完美了。

然而,诸多美好想法都与易的猪项目要能在所涉及的技术、场地、规模等方面具备可复制、可操作的商业目标相冲突。尽管对于易本身而言,不存在技术和资金上的问题,但一涉及到可复制性和使用效率上,我们就必须考虑项目的商业可行性。我们有的资源别人不一定有。毛山说。

飞机上的关键部分很少用高新技术,因为系统的稳定比新技术更重要。以往的职业习惯决定毛山在商业实验上更追求系统的稳定,食品行业的特性也需要这样的稳定。

在育种上,易终选定的方案是国际上流行的开放式配套系选育,所谓的配套系,就是通过将不同种猪,根据所需商品猪的性状特点,按要求进行配种,杂交出一种符合需求的猪种来进行养殖。但易做得更开放、更灵活,也符合互联精神。这与养殖纯种猪的区别在于,每一头商品猪都是特定种猪杂交的结果,其本身的性状不具备遗传性。但优点也颇为明显,那就是灵活、快捷,当消费者口味变化或需求多样的时候,可提供的猪肉类型也能轻松应变。

而此前曾被认为有可能被引入养殖的日本鹿儿岛黑猪,也终被证实不过是个误传。在易猪的配套系猪种中,全部都来自本土猪。中国有名有姓的地方猪就有75种,本土猪更符合中国人的饮食习惯,没有必要费劲去国外进口。毛山说。

牧猪的想法也有待继续验证。因为在西班牙考察,毛山发现,当地庄园里的每头猪所需占地至少要1.5公顷,这样才能保证植被不被猪拱坏。如果按此的方式养猪,易费了一年多寻找、评定、考察,又花了一年左右从安吉农民手中流转来的1200亩(折合80公顷)地,只能养53头猪。而放眼全中国,抛开是否有适宜的自然环境不说,仅从用地面积来看,除了新疆和西藏,没有任何一块地可以这样大规模地放养。

因此易养猪的一期方案被改为了几乎全部圈养,只划出一小部分试验性地放养。猪舍的设计,易邀请了清华的人居团队来完成。这个设计过中国科考队南极站的团队,已经为易的猪舍更改了多次方案,但终方案依然暂时保密。

在猪场的管理上,毛山的方案是一万头猪配备8个管理员。丁磊曾说的解决当地农民就业的问题,在毛山实施方案中,已经变成专家决策、专业人员执行、周边农民辅助,农民就业主要通过猪场外的青饲料种植等辅助工作来解决。当然,只要通过我们的专业技能考核,农民也可以成为我们的畜牧工程师。我们的猪场会尽量少用员工,因为只要是人,就有情绪好的时候,也有情绪坏的时候,人的情绪好坏会带来操作的不稳定,导致的是品质不稳定。毛山这样分析。因此在对外介绍项目时,毛山喜欢打8个人管理团队的比喻。

大部分的空难不是机械故障导致的,而是人为失误造成的。但是空难发生后,如果机师还存活的话,航空公司是不会责难他的,而是寻找造成他失误的原因,然后改进操作流程。流程会帮他找出来或者纠正人为失误。毛山说。据说现在的飞机上,能用机器做的就不会用人做,毛山管理的公司也会这样。易猪 的品质将是通过机器和流程来保证的而不是人。

丁磊的构想,经过毛山工的可行性改造已经变成了一套可行的商业模式。如果赚不到钱,谁还愿意去模仿?因此我们猪场肯定是要盈利的。按照比较流行的一种算法,易的猪肉价格大约在100元/公斤。

但50元一斤的猪肉有多少人会去买,是个问题。不过,毛山不担心赚不了钱。赚钱之余,接下来的事,易会把自己养猪的模式当做公益课程来做。届时我们的试验成功后,易会将所有的信息和数据公开。毛山说。( 朱汐)

食材
明星
游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