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赏析】语言的高处

2019-09-14 07:03:42 来源: 延安信息港

那天下午,突然收到了常老师的诗集,这令我大吃一惊。我和常老师没有见过面,只是因为他主编的《核桃源》文学月报选用过我的一些诗歌,而我也经常拜读常老师的诗歌,有时候读到高兴处,就在他的诗歌后面跟帖留言。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因为我是一个喜欢独处喜欢安静的人。
这段时间,我同云南星火论坛的诗人们走得很近。晚上,读着电脑里面彝族作家们的关于云南高原上一些彝族风情的文字,也抽空偷瞄着面前摊开的另一个彝族诗人的《语言的高处》,心中不由得心旷神怡,好不惬意。
印象深的是读作家肖华辉的长篇散文《遥远的花山》的间隙,也读着常老师的《打歌》:“笛子一吹芦笙一响/ 大地就是抒情的舞台/ 踏步而歌/ 脚 释放着爱/ 手 放飞着情/ 贮不了的 / 在古音阶里飞扬// 其实 这才是歌/ “阿苏则,你瞧着”/ 高亢激越得让人/ 情不自禁泪花盈盈/ 其实 这才是舞/ 跺脚 转身 拍掌/ 粗犷豪放得使人/ 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呵 打歌/ 彝人养大的打歌哟/ 游子的梦/ 因你竖直了耳朵”。两个作家,两种文体,描写的同一个民族的迷人风情就这样完美地融合、交织在一起了,让我沉醉在其中。那一种美,那一种韵味,就不是言语所能够表述的了。


读常老师的诗集,我很奇怪,为什么书名定为《语言的高处》?现在看完了诗集,我依然在想着这个问题。常老师居住在云贵高原上漾濞县漾濞江东岸的的彝家山寨上,不可谓不是高处。他幼年丧母,中年丧父,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深山中的家乡小学教书,不可谓不是人生的低谷。(后来,凭着自己的努力和才气,调到县文联做专职副主席。)其实,所谓高处低处,都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关键是我们准备站在那里遥望,这才是决定我们的视野和视角的因素。而视野和视角,直接决定了我们的思想高度和精神高度。我想,这才是常老师书名的本意吧?
站在高原上,用语言和诗歌来俯视这个世界俯视生活,俯视历史俯视泥土的厚度,这需要多大的气度,多大的勇气,多大的自信呀!在他的这本诗集里,我们随处可见,他站在时代的高处俯视着云南,站在历史的高处俯视着大理,站在高原的高处俯视着漾濞,站在文化的高处审视着彝家人。真正地站在了“语言的高处”。
“我的云南/ 人也很云南/ 男人男成文化时/ 女人女成了艺术/ 虽然很原生很草根/ 但前仆后继地/ 文化着云南的艺术/ 艺术着云南的文化”《我们云南》。
“我们大理/ 风有风之理/ 打从白狐救夫的传说中/ 出道以来/ 风就有了特区有了广场/ 所以南诏到现在/ 住满下关的/ 不是人而是风”《我们大理》。
“读漾濞/ 三千年的文明/ 在苍山岩画中复活/ 唐标铁柱遗址处/ 漾江流水/ 流过一江的血”《读漾濞》。
“唢呐大朵大朵开放时/ 山里的爱情成熟了/ 红男绿女围火踏歌/ 把一山的情感/ 演绎的铺天盖地/ 和红颜对答/ 凸起的男人是山/ 菱角分明/ 与知己相拥/ 凹下的女人是水/ 清澈见底/ 彝家人/ 寨子是随行的影/ 搁不下/ 挥不去”《彝家人》。


我的诗歌,一直是有数量却没有质量的,一个晚上我就可以整出十多首出来。而常老师是重质量不重数量,他的每一首诗都是反复敲打过了的。很多诗人的诗,我都能够从中找出一些多余、累赘的字句来的。而常老师的诗歌里面,这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他的诗歌篇幅短小却精致,语言凝练简洁却空灵,意境超拔唯美想象回味却无穷。这就是几十年来,不断磨炼出来的功力了。向常老师致敬并学习。

(备注:常建世,彝族人,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漾濞县专职文联副主席。作品见海内外各个报刊杂志。)

共 1 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诗是语言提炼的精华,一首好的诗歌,除了有意境之外,还应在语言运用方面具有其他文学体裁所无法比拟的优美。作者的这篇赏析文章,介绍了的彝族诗人---常建世的诗歌,与读者分享自己阅读的心得,指出其诗歌的精髓所在。对爱好诗歌并渴望提高写作水平的诗作者来说,是一篇很有指导意义的文章。欣赏荐阅!【编辑:纳兰明慧】儿童中暑怎么办
后背心痛心口窝痛怎么回事
小孩中暑的症状
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