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家

2019-06-26 01:15:38 来源: 延安信息港

“夫君,当年和本郡主成亲前,你上了哪儿去?”独容安莲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儿!于天被问及此事,到是也并未隐瞒于她,笑着道。“当年并未想着娶妻,你也是知晓,宛如是个好姑娘,却因着我而在这般无辜丧命在于家,我心里过不去那道坎,亏欠了她!”独容安莲听了这话,心里不觉有些委屈,伸手往于天胸口锤打着,道。“你觉着亏欠了她,可是也觉着亏欠了本郡主,本郡主堂堂邻国受宠郡主,却来了晁阳国下嫁于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可是知晓,先前本郡主被人卖进了那等地儿,为的是谁?”于天微微一愣,疑惑的瞧着独容安莲,道。“为谁?”“哼,要不是当年,本郡主瞧上了你,又怎的会那般出了徐府去,险些坏了自个名声,若真是那般,怕是这辈子也...”不等独容安莲说道完,于天便吻住了那张小嘴!他真是没想着,那一回竟是因着他出府去,若不是当年去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奶奶,爹娘在作甚?”小小娃儿躲在门口边上,瞧着里边两人的亲热!太傅老夫人摸了摸小娃儿的脑袋,道。“往后你长大了,娶了妻,自是明着是作甚!”说完,脸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意,便由婆子扶着离了去!小娃儿长的摸样好看,他便是独容安莲与于天的儿子,于萧!“爹、娘!”小于萧迈着小短腿,将门推开,正在亲热的两人,被这般撞了个正着,独容安莲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于天,伸手将小于萧抱了起来,道。“萧儿,怎的没去玩耍?”“娘,谷子姐姐何时能来?”独容安莲听了这话,不禁一愣,捏了捏小于萧的脸儿,道。“萧儿怎的是光惦记着谷子了!”“那是自然,上回萧儿将玉佩送给了谷子姐姐,谷子姐姐也收了!”“甚?你将玉佩给了谷子?”独容安莲与于天相视一眼,那玉佩可是于家的玉佩。“萧儿,你可是知晓,那玉佩可是定亲之物!”“娘,萧儿知晓,玉佩不能随意给了他人,萧儿喜着谷子姐姐,就送了她!”小于萧说着,滑了下去,道。“娘,明日便去找谷子姐姐玩耍!”谷子比萧儿大了三岁有余,如今萧儿不过是六岁,谷子也是十岁大的小姑娘!等于天一家子上了赵家庄陈春花屋里,将这事儿说道一番,陈春花听了,也是有些发笑,道。“不过丁点大的娃儿,能懂得甚?”随后便让文婆子叫了谷子他们回来。“娘,郡主姨娘,姨夫!”谷子与稻子一道进来,小脸上还挂着汗珠,陈春花朝她招了招手,将她脖颈上挂着的玉佩拿了出来,是快上等的玉佩,瞧着也有不少年头,先前只是知晓,这玉佩是萧儿送给谷子的!“谷子,将赶紧将这玉佩还给萧儿!”谷子听了这话,小嘴一撇,道。“不给,萧儿说了,这玉佩送给了我,送出的物什岂有拿回的道理,如今送给了我,便是我的物什!” 章节百度搜索^-^妙*筆閣听了这话,陈春花等人不禁一愣,道。“谷子,这物什可是萧儿长大后的定情之物,你如今拿了,他往后...”“定情便定情,往后我娶了萧儿便是!”“二妹,这女子可是嫁人,哪有娶人的道理!”听完这话,陈春花等人都忍不住大笑出声!娶男子可没有这说道,那谷子说道的怕是入赘一说!而他们也没想到,谷子与萧儿,少年不懂的事儿,后边真是给成了,羡煞了多少人!——————此时此刻,这本书已经到了结尾,其中有曲折,也有烦恼,更多的是写文的乐趣,看到大家给出的意见,当然也有不如意的时候,这些都是大家给我的支持,七某在此,多谢大家,下一本的新书已开坑,如果,大家还觉得七某坑品不错,敬请多多支持,七某在此拜谢!rp

成都医院专治癫痫
来宾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山西哪家专治牛皮癣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