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古神 第七百六十六章 宿命战场

2020-01-16 20:58:15 来源: 延安信息港

洪荒古神 第七百六十六章 宿命战场

“到哪里去了,”

当即就泥人瞪大了眼睛,射出恐怖眸光,观察这座府邸,寻找自己的肢体。

突然的变异,令一些泥人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是前方有着大量的灵药,也沒有立即出手。

“杀千刀的东西,你们缺胳膊少腿的,关我屁事,还是灵药要紧。”大青牛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那么多的灵药,它要全包,然后带回去种植。

“轰,”的一声,这头牛抛出了一张大,呈天地之势,上下方一起收拢,想要捕获更多的灵药。

还真别说,大一出,当即就有四株灵药中招,无法脱离而去,被大给兜住。

“好。天助我也,这下子还不大丰收,”大青牛蹄子一拍,大声叫好。

“轰,”

然而,就在这时,有其他的泥人强者出手,幻化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想要夺取这个成果。大青牛见此,勃然大怒,朝着虚空狠狠一拍,将整个府邸差点掀翻。

大手破碎,被大青牛隔空一掌给打碎,神威大放。

“谁敢夺取我的宝贝,就先领教一下我的牛魔拳。”大青牛愤怒,鼻子里冒烟。不过,它的动作也不慢,当即收起了自己的灵药,这些都是宝贝,放在外面很危险。

“杀,”

这边,喊杀声震天。泥人强者们出击,纷纷出手捕捉那些灵药。甚至,彼此间攻伐,只为获得更好地机缘。

“轰,”

一头泥人境的fènghuáng和人族的那具干尸对上了,两者对轰了一掌,恐怖的威能,令天空中的星辰掉下了数十道。

不远处那头巴掌大的黑鸦勃然大怒。

“该死的。你们两个家伙联手抢夺我的灵药,我要毁了这个东西,谁也别想得到。”黑鸦强者呱呱大叫,掏出了一把黑色的小羽扇,狠狠的扇动。

这边的空间塌陷了,那株灵药很惨,在这样的恐怖攻击中,化为了碎片消失。

“这是何必呢,好好的一株灵药,干嘛非要这样。”对立面的人族强者叹息,就差一点,他就得到这株灵药了。

“哼,和本尊抢东西,我劝你们还是回家再研究一万年吧。”黑鸦回应,似乎佩服自己的能力,脸上洋溢着得瑟的笑容。

“轰,”

一头银狼族的绝世强者出击,伸爪抓下了一颗月亮,辅助自己攻伐。

天上一颗月亮,就这么被其握在了掌心之中,如同万物。好在,现在的一些强者有着创造万物的能力,月亮沒有了可以再补一个,否则可就闹大了。

“这个世界,真是混乱。就好比这个地方,不是什么机缘之地,简直充满了危机。”一个人族的强者喃喃,是一个老人,身穿道袍,走在这个巨大的院子地面。

“哗啦,”的一声,突然,他的下方出现了一个大洞,将其吸了进去。

半分钟后,这个地方雷鸣声大作,整个府邸都一阵震荡,紧接着地面再次裂开。这个道袍老人出现了,手中还拿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

“真是稀奇,通灵的上古尸体竟然这么可怕。恐怕,都比得上泥人境的强者了。”他喃喃,当场将这个血淋淋的头颅给毁灭,拍成了一阵血雾。

一个角落中,出现了一个遗迹。

“轰隆,”的一声,地面突然裂开,一个白色的骨骸突然从裂缝中抛出,落在了地面之上。

“洁白的骨骸,内部流动着庞大的神力。这个东西应该是道家本源,而且是泥人境强者的东西。”一个人族的强者喃喃,眼眶中闪烁着精光。

他活了数十万年,当然认识这样的神物。

沒有犹豫,这位人族强者当场在自己身边圈下了一层保护膜,而后身躯盘坐在空,双手和道家本源接触,准备吸收里面的能量。

数分钟后,人族强者的身躯渐渐的开始干枯,里面的血肉似乎正在迅速流失。

“该死的……这是一个陷阱……”人族强者一声怒吼,想要身退,却发现无法抽手。无奈之下,他自断双臂,才化解了这次的危机。

“可恶,吞噬了我的两条手臂,别想离开。”这位人族强者大怒,然而,对面的假道家本源却突然“轰”的一声,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不对劲,这个地方果然充满了未知数。”这个人族的强者开口,一时间愣住了。

这片庭院的边缘地,有着一条青石路,一个全身包裹着黑布的怪人行走在上面,一对双眸闪烁着精光。

黑布怪人行走在路上,双眸却四处眺望,终他來到了一件黑色的殿门前,停下了身子。

“千古深渊,万年坟,不知道当年的那些是否已经真的死去……”黑布怪人喃喃,声音非常沙哑,仿佛是死人在说话。

“吱嘎,”

他推开了这个大殿的门。顿时,一股古老而破败的气息扑鼻而來,仿佛就是一个遗弃之地,多年沒有人到來。

只见这个房间里面铺满了厚厚的灰尘,一口干老的水潭,坐落在这个房间的中央。黑布怪人进入里面之后就來到了水潭边缘,一直盯着里面观看。

……

府邸的大庭院,喊杀声冲天,來到这里的泥人强者纷纷出手,抢夺这里的灵药,将这里掀了个底朝天。

好在,这里的府邸怪异,即便是泥人境的强者在这里大打出手,也无法彻底的毁灭这座建筑物。

玄天行走在庭院之中。并沒有加入抢夺的队伍中,他的内心深处,有着复杂的情绪。仿佛当年來过这里,现在恰似重游故地。

顺着灵魂深处的那个声音,他缓慢的前行,绕过了三十六重大殿,步入了府邸的深处。

终,他在一座悬浮的大殿下停了下來。在这里,那个召唤的更有更加急切,仿佛是自己的骨肉,想要回归一般。

“是嘛,看來,这座大殿就是传说中的坟了。”玄天喃喃,内心有这个预感,这是此处危险的一个地方。就外表而言,这是一个大殿,但是却给他一种凶猛的感觉,就好似一个一头庞然大物,散发着恐怖气息。

他向前迈动了一步,一只脚都提在了半空中,却不由得停了下來。因为,就在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三十六个邪灵,恐怕已经复活。吸收了数十位泥人境强者的血肉,沉睡了千万年的梦就要解开。”

这个声音沙哑,不知从哪里來,好似在和玄天说话。

“是嘛,不知为何,我似乎有着未完成的使命,里面非去不可。”玄天说道,眸光盯着大殿,算是回应。

“嗯,那你去吧,一些未完成的东西,终究会到來。”那个沙哑的声音再现,而后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再也沒有响起。

“好吧,这么看來,里面应该是三十六尊邪灵的尸体安葬处了。”玄天自语,提起的脚步落下,迈向这座悬空弄个大殿。

“轰,”

就在他准备推开大门的时候,地面上突然一阵晃动,冲出了三个白骨,均是泥人的境界,杀向玄天。

玄天头也不回,直接往下点了三下,释放出可怕的剑气,将三个白骨给当场镇杀。这些都是死灵生物,沒有自己的意识,被别人所操控,杀了也沒有什么可惜的。

接下來,他伸出了手臂,推开了这座悬空大殿的两扇门,里面竟然自成一个世界,昏暗的天空,下面是一片燃烧过战火的大地,残兵碎器一地,还有着许多的尸骨。

当然,惹人瞩目的,还是那三十六座山岭。不,那其实是三十六个棺材,每一个都有数万丈长,体积吓人。

“哧,”

就在这时,一道光芒破空,闪烁着幽绿色的光芒,來到了玄天的上空,停了下來。

“是你在召唤我吗,”玄天身躯一颤,当即伸手,将这道光芒握在了手心之中观看,乃是一截刀片。

“罄锵,”

这截古铜色的刀片到了玄天的手心之中,便不停的跳动,里面竟然自成灵性,如同孩子见到了母亲一般兴奋。

难以想象,这么一截刀片,竟然也有着自己的灵性。

“这截刀片,应该是我的兵器,那是一把长戈。”玄天喃喃,就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语,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一把古铜色的长戈影子。

“轰,”

就在他思考之际,远处传來了剧烈的轰鸣声。是那些巨棺,上面的棺盖竟然在此刻破碎了,里面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在升起,仿佛内在的存在即将苏醒。

“这个世界需要我,就让我來平定一切。”玄天自语,带着冲天的战意,走向三十六口黑棺。

“吱嘎,”

悬空大殿的两扇古门,在此刻关上了。玄天一人行走在里面,准备大战里面的三十六尊邪灵。门是他关上的,不准备给自己留下后路。

在他的内心深处,一股愤怒在燃烧,骨子里的血液在沸腾,双眸之中写满了仇恨。

“当年,战将就是死在了这里,再也沒有出來。”那个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时隔千万年,他又回來了,实力虽然沒有达到当年的顶峰。但是,已经不容他退缩。好在,今天,里面的只是三十六个死灵而已。”

沙哑的声音说了两句话后,便再次沉寂了下去,仿佛石入大海,沒有了声息。

一天过去,悬浮大殿中沒有动静。

两天过去,大门依旧紧闭。

四天过去了,里面还是沒有任何的人出现。

“难道,战将再次死在了里面吗,也许,这就是宿命,战将的终墓地啊,”那个沙哑的声音叹息,他似乎对玄天已经放弃了。

直到第七天,悬空大殿终于动了,大门缓缓的打开,一股古老的战火气息冲赤而出。

...

深圳博爱曙光牙齿美白
长春的牛皮癣医院是哪家
贵州专业癫痫专科医院
泉州治癫痫病的专家
中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