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采送京娘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07:50 来源: 延安信息港

(一)    据传宋太祖赵匡胤年轻的时候,人都称他为赵公子,又称赵大郎,专好结交天下豪杰,侠肝义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一次出游,他来到太原地面,遇见了叔父赵景清。当时景清在清幽观出家,就留赵公子在观中居住。不想公子生了病,三个月卧床不起。景清朝夕相伴;病好之后,仍然要他休息身体,不放他出外闲游。  一天,景清有事出门,嘱咐公子说:“你大病刚好,仍然需要静心休息,不要出门。”可公子哪里坐得住?心想不到远处游逛,在观内走一走总可以吧?  景清走后,公子将房门带上,出去绕殿游览。他先登上了三清宝殿,走遍东西两廊、七十二司,看了东岳庙,又转到嘉宁殿上游玩。多景楼、玉皇阁,一处处殿堂辉煌雄伟,令公子大开眼界,惊叹果然好个清幽观!  转到一个僻静处,却见一个小殿,殿门紧闭,上写“降魔宝殿”四个字。公子前后看了一下,正要转身,忽然听见有哭泣之声,乃是妇女声音。公子侧耳倾听,声音出自殿内,不由想道:“奇怪!这里是出家人住处,为何藏匿妇人在此?其中必有不明之事。”他决定向道童取来钥匙,开开殿门看个究竟。  公子回到房中,向道童要降魔殿的钥匙。道童说:“这钥匙师父自家保管,其中有机密大事,不许别人开门观看。”  公子心想:“怎么,原来俺叔父不是个好人?三番五次只教我静坐,不要出外闲游,原来他干这种勾当!出家人成何体统?我今天偏要打开殿门,怕什么!”  正待要走,只见赵景清回来了。公子怒目相迎,也不叫叔父,气忿地问道:“你老人家在此出家,干得好事?”  景清莫名其妙,问道:“我干了什么事?”  公子问:“降魔殿内锁的是什么人?”  景清这才明白,摇手说:“贤侄别管闲事!”  公子生气地大声说道:“出家人清净无为,红尘不染,为什么殿内锁着个妇女在那里哭哭啼啼?肯定是非礼不法之事!你老人家可要放正良心。说明白了,还有个商量;如要隐瞒,俺赵某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景清见他态度严厉,便说:“贤侄,错怪你叔了!”  公子问:“错不错怪是小事,先说殿内是不是妇人?”  景清答道:“是妇人,却与本观道众无关。”  公子说:“你是一观之主,如果别人做出不法之事私藏殿内,你不会不知情。”  景清说:“贤侄息怒。这个女子是两个强人不知从哪里掳来的,半月之前寄住在这里,托我替他们看管,说若有差错就要踏平清幽观。因贤侄一直生病,不曾对你说。”  公子问:“那两个强人在哪里?”  景清说:“到别处去了。”  公子不信:“岂有此理!快给我打开殿门,放女子出来,我要亲自审问详情。”说罢,绰起铁棒往前就走。  景清知道他性子暴烈不好阻拦,连忙取了钥匙,随后赶到降魔殿前开锁。那女子在殿中听见锁响,以为是强人来到,更加大哭起来。公子也不谦让,门开后一脚跨进去。那女子躲在神道背后抖做一团。  公子来到跟前放下铁棒,抚慰道:“小娘子,俺不是坏人,你不必惊慌。先说说你家在哪里?是谁把你抓到这里来的?如有不平,俺赵某就来解救你。”  那女子这才拿衣袖擦了泪,向公子深深道个万福。公子还礼。女子先开口问道:“尊官贵姓?”  景清代她答道:“这是沛京赵公。”女子未曾开口先已流下泪来。    原来这女子也姓赵,小字京娘,在蒲州解良县小祥村居住,年方一十六岁,随父亲来阳曲县北岳进香还愿,路遇两个响马强人,一个叫张广儿,一个叫周进。他们见京娘生得漂亮,掳掠到山神庙中。张、周二强人争着要与她成亲,互不相让。争了两三天,二人怕伤了义气,将这京娘寄藏于清幽观降魔殿内,吩咐道士小心看守,再去别处寻求个美貌女子,掳来凑成一对,然后同日成亲,作为压寨夫人。那强人去了半月多,至今未回。道士惧怕他,只得替他看守。  京娘说出缘由,赵公子方才向景清道歉:“刚才真是鲁莽,冲撞了叔父。既然京娘是良家妇女,无端被强人所掳,俺今日不救,更待何人?”又向京娘说:“小娘子不要悲伤,有赵某在此,管教你重回故土,再见娘亲。”  京娘说:“虽承公子好意,释放奴家出于虎口。可家乡千里之遥,奴家孤身女流,怎能回去?”公子说:“救人救到底,俺不远千里亲自送你回去。”京娘拜谢道:“若蒙如此,就是重生父母了。”  景清在旁说:“贤侄,此事断然不可。那强人来头很大,官人搜捕他们都捕不到。你今天救了小娘子,他们来向我要人,教我如何应付?岂不连累于我!”  公子笑道:“俺赵某一生见义勇为,无所畏惧。那强人虽狠,能比得上潞州王么?他也有两个耳朵,应该晓得俺赵某的名字。既然你们出家人怕事,俺留个记号在此,你们也好向那响马交待。”说罢轮起铁棒,把那殿上四扇窗户和两扇门稀里哗啦都打下来。吓得京娘战战兢兢,远远的躲在一边。景清吓得面如土色,口中连叫:“罪过!罪过!”公子说:“强人再来时,就说赵某打开殿门把人抢去了。冤各有头,债各有主。要来寻俺时,就教他到蒲州来!”  景清说:“此去蒲州千里之遥,路上盗贼很多,单身男人尚且难走,况有小娘子拖累。你可要想好。”  公子笑道:“汉三国时,关云长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护着两位皇嫂,直到古城与刘皇叔相会,这才是大丈夫所为。今天一位小娘子若救她不得,赵某还算什么人?此去如果和冤家狭路相逢,定教他们有来无回!”  景清说:“虽然如此,还有一说。古来男女坐不同席食不共器。贤侄千里护送小娘子,虽是好意出于义气,旁人怎么知道内情?见你少男少女一路同行,难免产生嫌疑,被人议论,可不弄巧成拙,坏了一世英名?”  公子哈哈大笑道:“叔父别怪我说你。你们出家人就摆架子,表里不一。俺们做好汉的,只要自己心上光明磊落,怕什么闲言碎语?”  景清见他主意已定,便问:“贤侄何时起程?”  公子说:“明早就走。”  景清即教道童治酒送行。公子在席上对京娘说:“小娘子,方才叔父所说一路嫌疑之事,恐生议论。今天借此席面,就与小娘子结为兄妹。俺姓赵,小娘子也姓赵,五百年前是一家,从此兄妹相称就是了。”  京娘说:“公子贵人,奴家怎么敢高攀?”  景清说:“既要同行,这样。”遂教道童取过拜毡。京娘请恩人在上,说道:“受小妹一拜。”公子在旁还礼。京娘又拜了景清,呼为伯父。景清在席上说起侄儿许多英雄事迹,京娘欢喜不尽。景清让出自己卧房给京娘睡。自己与公子在外厢同宿。  五更鸡叫。景清起身安排早饭,又备些干粮为路上之用。公子牵来名为“赤以磷”的马,将行李绑缚停当,嘱咐京娘:“妹子,你只能扮作村妇,不可浓妆艳抹,招惹是非。”  吃完早饭,公子扮作客人,京娘扮作村姑。兄妹二人告别景清。  景清送出房门,忽然想起一件事,说道:“贤侄,今天恐怕去不成了,还有一个问题。人都知道,一马不能骑两人。这小娘子脚小,上不了马,又怎么赶路呢?找一辆车去不好吗?”  公子说:“这事我想过。找辆车来又得有人照顾,不如这马就让给妹子骑坐,俺愿步行千里,跟随到家。”京娘过意不去,再三推辞,公子不许,只得上马。公子跨了腰刀,手执铁棒,向景清一揖而别。景清嘱咐说:“贤侄路上小心,那两个强人须要用心提防,千万别连累了我观中之人。”公子说:“不妨。”说罢把马一拍,喝声:“快走!”那“赤以磷”骏马和赵公子一同腾起脚步望大路走去。    (二)    赵公子和京娘二人走到一个山岗下叫黄茅店的村落。村中的人大多都因战乱逃散了,只剩下一个小店儿。天色将晚,公子对京娘说:“在这里住下吧,明天起早再走。”店小二来接了包裹。京娘下马,摘了雪帽。公子请京娘进了店房坐下。  小二牵马栓在屋后,一眼瞧见京娘,瞪大了双眼伸出了舌头,心下想道:“怎么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  小二走来呆呆地看着公子。公子问道:“小二哥有什么事吗?”  小二问:“这位小娘子,是客官的什么人?”  公子说:“是俺妹子。”  小二说:“客官,不是小人多嘴。你不该带着如此美貌佳人出门上路!”公子问:“为什么?”  小二说:“离此地十五里处,有个地方叫介山,地旷人稀,都是绿林好汉出没之处。倘若强人知道了,你还不得白白把她送给他们做压寨夫人?还得把银子贴给他们。”  公子大怒骂道:“你个贼狗大胆,竟然恐吓客人!”照小二面门一拳打去。小二口吐鲜血,手捂着脸向外跑去了。  京娘说:“恩兄性子太急躁了。”  公子说:“听这小子说话不像个善良之人!先教他晓得厉害。”  京娘说:“既在此借宿,得罪不得他们。”  公子说:“怕他什么?”  京娘到厨下与店家娘相见,好言好语说了一些。店家娘方才息怒,吩咐厨下做饭。  京娘回房与公子说话,只见外面一个人到房门口探头探脑。公子大喝一声:“什么人?”  那人说:“小人来找小二哥说话,与客官无关。”说罢到厨下与店家娘卿卿哝哝的讲了一会话走了。公子看在眼里,不免有些疑心。  掌灯时分,店小二仍未回来。店家娘将饭送到房里。公子京娘兄妹二人吃了晚饭,公子教京娘关上房门先睡。他自己带了刀棒绕屋巡视。  约莫二更时分,只听得“赤以鳞”马在后边草屋下有嘶叫踢跳之声。此时是十月中旬,月光初起。公子悄声上前观看,一个汉子被马踢倒在地。见有人来,那汉子挣扎起来就跑。公子知是盗马贼便追了上去。追有数里之后,转过溜水桥边,不见了那汉子,只见桥头一间小屋,里面亮着灯烛。公子怀疑那汉子躲在屋内。走近看时,却见一个白须老者端坐床上在那里诵经。  那老者见公子进门,慌忙起身施礼。公子回礼并问道:“长者所诵何经?”老者答:“《天皇救苦经》。”公子问:“诵它有甚么好处?”老者答:“老汉见天下分崩离析,要保佑太平天子早日出世,扫荡烟尘,救民于水火。”  公子听得此言有理,心中也欢喜,又问道:“此地贼寇很多,长者可知他们的行踪么?”老者反问:“贵人莫非就是同一位骑马女子,下榻在坡下客店里的吗?”公子答道:“是的。”老者说:“幸遇老夫,险些惊了贵人。”公子问其缘故。老者请公子上坐,自己旁边相陪,从容告诉说:  “这里山上出了两个强人,聚集喽罗,打家劫舍,扰害地方。他们一个叫张广儿,一个叫周进。半月之前不知在哪里抢了一个女子,二人争娶不下,藏匿起来,只待再寻一个来各成婚配。这里的各路店家,都听那强人吩咐过,但见有美貌佳人,急速报他,重重有赏。晚上贵人到时,那小二已去报与周进了,先差喽罗姚旺来探听虚实,说不但女子美貌,还骑着一匹骏马,单身客人,不足为惧。有个叫陈名的,擅于行走,一天能行三百里。贼人差他先来盗马。众寇在前面赤松林中驻扎。单等贵人五更经过时便要抢劫。贵人须要防备。”  公子说:“原来如此!长者怎么知道的?”老者说:“老汉久居此地,有什么动静都能知道。贵人如见着贼人,切不可说出老汉来。”公子答应,向老者道了谢,提棒起身,借着月光走回店去。    店小二为接应陈名盗马,刚从外面回到店中。老婆正在给他暖酒。见公子进门,小二躲到灯背后去了。公子心生一计,叫京娘来向店家要酒喝。店家娘取了一把空壶,在房门口酒缸内舀酒。公子出其不意,用铁棍照她脑后一下打倒在地,酒壶也撇在一边。小二听得老婆喊叫,取了朴刀赶出房来。公子乘其不备,一棍将小二打翻了,接着给两人再打两棍,都结果了性命。京娘大惊,问他为何打死他们二人?公子将刚才老者说的话重说了一遍。京娘吓得面如上色:“路途如此险恶,可怎么走?”公子安慰说:“有赵某在此,贤妹放心。”公子关了大门,就在厨下暖起酒来,喝个半醉,出门添了马料,将骏马的銮铃塞住,不使其发声。把包裹捆缚停当。将两个尸首拖在厨下柴堆上,放起火来。前后门也都放了一把火。看火势起来了,然后领京娘上马而去。    (三)    公子催马前行,走了数里望见一座松林。公子猜想这就是老者说的赤松林了,是那一伙强人驻扎的地方。公子叮嘱:“贤妹慢行,前面就是赤松林了。”  话音未落,草丛中钻出七个人来,手执钢叉望公子便刺。公子急忙用铁棒架住。那汉子且斗且退,是要引公子到林中去。公子大怒,双手举棒喝声:“着!”将他半个天灵盖劈下。原来那汉子就是周进差来探路的姚旺。公子叫京娘勒马暂停:“俺到前面林子里结果了那伙毛贼,然后咱们再往前走。”京娘嘱咐一句:“恩兄当心!”公子大步走去。    那赤松林中有周进与四五十个喽罗,听见林子外脚步声,以为是姚旺探路回来报信。周进手提长枪钻了出来,正迎着公子。公子知是强人,并不搭话,举棒便打。周进挺枪来敌。约斗上二十余个回合,后面的喽罗们一齐上前将公子围住。公子大喊:“有本事的都来!”公子一条铁棒,舞动起来打得众喽罗东倒西歪七零八落。周进胆怯起来,枪法乱了,被公子一棒打倒。众喽罗发一声喊落荒而逃。公子再打一棒,结果了周进。回身已不见了京娘,急往四下搜寻。那京娘已被五六个喽罗簇拥着过了赤松林了。公于急忙赶上,大喝一声:“贼徒哪里走?”众喽罗见公子追来,弃了京娘,四散逃去了。公子说:“贤妹受惊了!”京娘说:“刚才喽罗中有两个人,曾跟随响马到过清油观,认得我。他们跟我说:‘周大王与客人交手,这客人一定斗不过大王。我们先送你到张大王那边去。’”公子说:“周进已被俺铲除了,不知张广儿在哪儿?”京娘说:“但愿你别遇见他才好。”公子催马快行。 共 934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是怎么引起的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