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狂神 580.第580章 大荒冒险

2020-01-16 18:37:59 来源: 延安信息港

异世狂神 580.第580章 大荒冒险

很明显,这个所谓的郁氏冒险队并不是血火里杀出来的,倒像是哪个家族的小姐找了几个同伴在胡闹。请大家看全!

至于哪个家族,楚南看了看郁珍珍,刚才那小子喊她三小姐,她应该就是郁家的三小姐了。

不过郁家是什么家族?估计也不是什么大家族吧。

郁珍珍见得楚南望了过来,顿时觉得很是丢脸,她刚刚还在楚南面前说她的队伍怎么怎么好来着,于是恼怒的大喝一声:“都闭嘴,我是队长还是你们是队长,我说了算还是你们说了算?”

六个队员面面相觑,不敢再说话了。

“楚南,我带你去找个房间。”郁珍珍有些尴尬的对楚南道。

“好。”楚南笑了笑,上错船总比交错朋友要好,这些单纯的同伴喜怒都在表面,不算坏事。

院子很大,房间还空了不少,楚南随便挑了一间。

“楚南,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儿用餐再来叫你。”郁珍珍说完,转过身走了出去,一出去,她一张俏脸顿时变得杀气腾腾。

房间还算雅致,家具也不知是用什么木料制成,带着淡淡的清香味,这种清香,有些不同寻常,竟然可以使玄力的运转加速。

楚南在房间里转了两圈,突然目光定了定,他掀开一块地砖,在下面看到了阵法的痕迹,用手触摸了一下这痕迹,他感觉到了岁月的沉淀,这幢大院应该是之后建立在上面的。

“这阵法的痕迹似乎是刻意掩盖的。”楚南自言道,心中不由起了一些兴趣,作为一个天阵师,他对所有关于阵法的东西都有极大的兴趣。

楚南先在这房间里布下了阵法,然后将脚下的地砖一块块抠出来。

抠了一部份后,地上的阵法开始有了些形状。

这是一个禁制式的阵法,一般用作出入口来着,楚南很快推算出这阵法的形式。

之后,楚南掀开的地砖露出的阵法线条竟然完美的将整个阵法连接起来,没有一块是多余的。

很快,一个完整的阵法就呈现在楚南的眼前。

楚南盯着这阵法怔了半晌,自言道:“竟然可以做到以一化万的变化,看来想启动这阵法只有找到钥匙了,否则只能强行破阵,不过一旦其中核心的阵线受到损坏,这阵法就会自行崩溃毁灭,这真是一个天才的阵法师布置出来的。”

想了想,楚南一挥手,所有的地砖都回归到原位。

这时,小灰钻了出来,瞬间变得与楚南一般大,后脚竖立着,鼠目热切的望着楚南,开口道:“大哥,瓶子。”

楚南拿出了那装有七彩液体的水晶瓶,小灰的爪子就伸了过来,被他“啪”的一声打掉。

“大哥……”小灰裂着嘴,露出两颗巨大的门牙,讨好的望着楚南,模样极其的滑稽。

“小灰,都没有弄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宝贝用得好才叫宝贝,用得不好就是祸根了。”楚南对小灰道,这一番话也是有感而出,万物皆有两面,关键还是要有所了解。

楚南看着手中装有七彩液体的水晶瓶子,没有任何气息外露,也不知道小灰怎么就认定这东西是至宝了。

楚南正准备打开瓶盖,但想了想又不放心,再度布下了十几层阵法。

这时,楚南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瓶盖,顿时,七彩烟气从瓶口炸弹般冲出,竟是将楚南的手都震得脱落了,而楚南布下的防御阵法,直接被冲碎十几层,如果不是他又谨慎的布了十几层的阵法,怕这屋顶盖都要被掀飞了,到时整个白沙城的目光都会聚焦于此,那是十分糟糕的事情。

小灰一声大吼,张开血盆大嘴,就要去吞噬这七彩烟气。

但就在这时,这七彩烟气竟然凝聚成了一个人形,直接挥手,将小灰拍了出去。

楚南心中咒骂了一声,电一般握住了那水晶瓶。

而那七彩烟气凝聚的人形顿时转身朝着楚南冲来,但就在这时,楚南将水晶瓶给盖住了。

这人形烟气在刹那间重新化为了一团无形的烟气,这时,小灰哇哇大叫着冲了过来,一口将这团七彩烟气给吞入了腹中。

小灰的身体顿时颤抖起来,那一身灰色的毛皮变成了紫金色,它的身体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似乎那被它吞噬的烟气正在它的体内横冲直撞。

慢慢的,小灰平静了下来,身体重新缩了回去,它钻入了床底,变得了无声息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我竟然感觉到了恐怖的战意,那烟气化为的人形竟然有这种战意……”楚南不可思议的低喃道,他倒是不担心小灰,这家伙就是靠不断的吞噬来增强实力的。

楚南隔着水晶瓶看了半天,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反正他知道这东西绝不简单。

这时,外面响起了郁珍珍的声音,她让楚南出去用餐。

楚南撤去阵法,走了出去。

“走吧,我们出去吃顿好的,明天我们就出发。”郁珍珍对楚南道,目光中信心十足,感觉到她似乎迫不及待要去荒原大显身手了。

楚南摸了摸鼻子,问道:“郁队长,你们此前有没有来过荒原冒险?”

郁珍珍有些不自然,道:“没有,我们是次来,不过我们可是有着不少的冒险经验。”

果真……

楚南没再说什么,在前院,郁氏冒险队的六名队员都到齐了。

“我来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新队员楚南,楚南,这是梅雪,这是红茑。”郁珍珍开口道,首先介绍了楚南,再就向楚南介绍两名女子。

“我来自我介绍,我叫一牛,这是二牛,三牛和四牛,你别怀疑,我们是牛家四少,虽不是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四个青年中的其中一个大汉道,看他的体形还真是状若蛮牛,其中的二牛正是那肤色黝黑的青年,一开始就对楚南有意见的那个。

楚南有些愕然,这也算名字吗?

“好了,大家以后都是队友了,我们要并肩作战,不许窝里斗。”郁珍珍拍拍手道。

一行人出了大院,找了一家酒楼。

楚南一出去就感觉到了有人在暗中盯着他,有两拔人,其中一拔在楚南看来毫无跟踪技术可言,另有一拔却是十分高明,那若有似无的气息若不是他灵魂强大,还真感觉不到。

如果楚南没有猜错,拔人应该是那几个蟊贼的背后势力派来的,他直接就无视了,而另一拔人却是来意不明,倒是要小心一些。

在酒楼找了位置坐下,此时正是用餐的时间,酒楼里已经十分热闹了。

楚南听了四周这些人的对话,就知道这些全都是来荒原猎杀荒兽的,这些人三五聚集在一起,一喝酒就吹得天花乱坠,不过虽是吹牛,却可以从中获得不少的信息。

这时,一桌人的谈话吸引了楚南的注意。

“八宗之一的莲心谷弟子也在白沙城,莫不是举世闻名的冰火仙莲中的其中一个?”有人惊呼道。

“传说莲心谷有冰莲仙子与火莲仙子,不仅容貌冠绝天下,而且都是凝结的完美神基,无数俊彦意求见一面而不可得。”

“若是我们有幸能见得仙子真容,哪怕一眼我也愿倾尽所有。”

另一个中年男子却是哈哈大笑,道:“你们想得美,冰火仙莲双姝哪是这么轻易能见到的,是一个普通弟子,但那也是让我们仰望的存在了。”

楚南之所以听得这么仔细,是因为闻人红妆是被莲心谷选走的。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郁珍珍轻轻冷哼了一声。

“队长可是嫉妒了?”楚南看了郁珍珍一眼,笑道。

“笑话,我会嫉妒她们。”郁珍珍傲娇道。

楚南笑而不语,这明明就是在嫉妒嘛,那冰火仙莲双姝筑的可是的完美神基,你郁大小姐还在圣境挣扎呢。

“楚南,你可是在嘲笑队长。”三牛见得楚南在笑,不由大声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在嘲笑队长了,你现在还在瞪你的牛眼,难道你是在瞪队长?”楚南道。

“你……”

“二愣子,分明就是你在无理取闹。”红莺果断的站在了楚南这一边讨伐。

郁珍珍敲了敲桌子,恼怒道:“谁再把我的话当耳边风针对楚南的话,就驱逐出队伍。”

二牛顿时蔫了下来,不敢说什么了。

用过餐之后,一行人便回去了。

……

黑暗中,一个黑影恭敬的对一位老者行礼。

“那个叫楚南的小子底细查清楚了没有?”老者问,黑暗中,他那鹰隼般的目光特别慑人。

“属下无能,楚南似乎是凭地出现在白沙城,此前没有他的半点消息。”这黑影道。

“唔……继续去查。”老者道。

这黑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老者却是手一挥,黑暗中顿时显出了楚南的身影,那是他从出大院后到酒楼的路途中的一举一动。

“他似乎是察觉到了,说明他有着极其敏锐的洞察力,一个圣境的小子灵魂竟然如此强大,倒是有些稀奇了,看他的一举一动,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这里门道就多了,这小子是鬼门关里几进几出的人物,有趣,有趣!”老者自言道,一挥手,这影像又声无息的湮灭了。

……

第二天一大早,郁氏冒险队就集结了,郁珍珍拿出集体传送玉,直接破开空间消失了。

在白沙内城中,有着前入大荒的各种传送石,传送的目标不一,价格也不尽相同,但哪怕的,亦是一般的冒险者承受不起的。

从这里看来,郁珍珍又不太像是一般的小家族里出来的小姐。

他们传送到了大荒的外围第三个传送点,这里算是处于外围的中段地带,是一二级荒兽的活动范围。

一出现在主个传送点,楚南立刻就感觉到了熟悉的大荒气息,不过,这里的气息比他之前呆的大荒要淡得多。

“我们狩猎开始了,所有人打起精神戒备。”郁珍珍豪气冲天道。

楚南跟着他们进入了深处,他们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用的是品字形的常规阵形。

但是,只要仔细一看,就会注意到他们对地形的侦查与对荒兽的寻找跟踪完全是瞎搞。

不过,楚南也不打算是纠正他们,这里是大荒的外围,一级二级荒兽只要不出现群居荒兽,一般都没有太大问题。

就在这时,领头的大牛兴奋起来,道:“前面有一只剑背虎,是一级荒兽。”

“上。”郁珍珍小手一挥,兴奋的下达了命令。

顿时,牛家四少急吼吼的冲了上去,围着这一级荒兽剑背虎,三下五降二的就将之杀死了。

“队长,小菜一碟。”二牛跑过来邀功,末了还有挑衅的目光望着楚南。

“一只一级荒兽而已,快点收拾好,继续往前。”郁珍珍道,一级荒兽对于圣境玄修来说,花点心思和时间都能杀死。

一队八人继续前进,途中又杀死了二只一级荒兽。

“怎么没有二级荒兽呢?一级荒兽可不怎么值钱。”郁珍珍道。

就在这时,在前方的牛一叫道:“队长,双头犀牛,是二级荒兽。”

郁珍珍兴奋了起来,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看来今天运气不错。

楚南望了过去,在不远处,的确有一只体形巨大的双头犀牛,但是它的背上鲜血淋漓,其中一个脑袋望向了他们,但却没有逃跑。

“它受了重伤,哈哈,我们运气真是逆天,正好让我们捡一个大便宜。”二牛大笑道。

楚南眉头却是一皱,道:“我想我们立刻退走,这里有危险。”

“胆小鬼,一只受伤的二级荒兽也怕。”二牛不放过任何打击楚南的地方。

“这里有什么危险?”郁珍珍没理会二牛,问楚南。

“这只双头犀应该是被三级荒兽重伤,我们对付三级荒兽的话,恐怕有些困难。”楚南道。

“你从哪里看出它是被三级荒兽所伤?它背上的伤傻子都看得出来没有任何其它荒兽的气息。”二牛冷哼道。

“你看不出来,不代表我看不出来。”楚南淡淡道。

郁珍珍迟疑了一下,她倒是想要相信楚南,但是目前的情况却又让她无法相信,一只受伤的二级荒兽在眼前,没有理由这么退走啊。

“三级荒兽也不怕,打不过,也能逃。”郁珍珍道。

上海六一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汕头华美医院在线咨询
北海治疗龟头炎费用
淮安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上饶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