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作死大师

2019-06-24 22:34:31 来源: 延安信息港

“这是怎么回事?”张明很是震惊,看着淋浴在鲜血的蕾米与芙兰,根本无法想象。∑杂∈志∈虫∑张明想象了无数种自己与蕾米和芙兰见面的场景,但无论如何也无法相想象自己与她们的见面竟是在这地狱般的场景之中。被鲜血所浇灌的她们,看上去是那样的诡异。“系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无法理解,自己无法看透,无法理解这个地狱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究竟是来干什么,只能来询问系统。“这是——【仪式】!!”“【仪式】?!”张明听了系统的解释,自己也是对于这个解释也是有些认同,因为尸骨如山,鲜血浇灌,看上去很像一种邪恶的仪式。“嗯,这就是一种【仪式】,用来诞生祭品的【仪式】!”“这些鲜血代表并非鲜血,而是【孽】、是【业】,是罪恶的体现!”“用【罪恶】来浇灌,用【业】培育,从出生就【罪大恶极】,这无疑是的祭品!”“——用来献给【恶魔】970的祭品!!”系统的进一步的解释也使张明也明白了一些东西,对于蕾米与芙兰知道一些事情的张明,当然也知道她们两姐妹都曾经吞噬过恶魔。但也没有想到为了能召唤恶魔,这个城堡的人竟然对于行进了这样惨无人道的暴行。这尸山,这血池,这血腥之气,张明根本无法想象这里究竟死了多少人。“系统,这个【仪式】可以破坏吗?”张明无法忍受还是十分幼小的蕾米与芙兰经历这样的折磨,这样庞大的【业】加在一个这么年幼的身躯,会产生多大的负担,是人都应该明白。“对不起,宿主。如果这个【仪式】刚开始进行,还有办法进行破坏。但这个【仪式】已经进行太久,并且看样子这些【业】已经与她们的心脏相连,如果不等【仪式】完成,她们的生命都有危险!”系统的话使张明的面色有些阴沉,也是知道自己是无法来破坏这个【仪式】!(bfcf)“真是一群畜生!!”这句话不仅针对是对于蕾米与芙米进行这样惨无人道的【仪式】,也是愤怒这个城堡进行这样毫无人道的杀戮。这些尸山,张明无法想象已经死了人了。“先离开吧!”张明只能先离开这个鲜血的地狱,如今的他并没有任务的办法,既不能将蕾米与芙兰带走,也不能为这样无辜受难的人抱仇,再待在这里只是愤怒与无奈。张明也转身离开了,这个由鲜血所染成的地狱也再一次关闭在地下。———————————————————————————————————————距离张明发现那鲜血的地狱也已经过了三个月,这三个月因为张明已经找到蕾米与芙兰,张明也放松了很多。张明也是一有时间就往帕秋莉的家中跑,帕秋莉也从一开始的无奈,也逐渐的习惯了自己的生活有了张明的存在。“喂,帕秋莉!快开门!!”今天张明又来帕秋莉这里串门了。“吱吱!”帕秋莉的门也随之打开,衣服从来不变的帕秋莉也很是无奈的看着这个一直来串门的张明。“你今天怎么又来?有事吗?”“怎么,没事不能来嘛!我今天可是带了刚弄好的饭菜,看你身体瘦的,还不好好补补!”“都说了,身为魔女的我根本不需要进食,你究竟听没听进去呀!”面对这样的张明,帕秋莉也是很无奈。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听。值得欣慰的是这个家伙的饭还算不错。帕秋莉也是接过饭,张明也是顺势的进来,看着这房内昏暗的灯光,也是无奈。明明外面阳光明媚,但这房子里就像夜晚一样,很是阴森、昏暗。张明很是不明白,一直在这个阴森、昏暗的地方生活,有什么好的。“那个,帕秋莉。你不考虑出去走走、看一看吗?”张明向帕秋莉提了这个意见,而正在吃饭的帕秋莉见了张明的意见也是摇了摇头。“不出去,出去只能浪费我的时间,我的生活只有书与实验就够了!”“这样吗?”对于帕秋莉有这样的回答,张明并不意外,她的固执张明是见过的。对于一直渴求知识,一直在探索真理的帕秋莉,只要与学习无关的事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张明也并没有勉强别人的习惯,两个人也是相互沉默了。“那个,张明!你一直潜伏在那个贵族的城堡中是想干什么?”经过与张明相处了这么久,帕秋莉对张明的本事也是有些了解,也当然认为张明根本不可能是奴隶。所见了帕秋莉的话,张明也是一愣,但也回答到。“我只是在等待我所侍奉的人罢了!”“侍奉的人?”帕秋莉有些听不懂,但也没有继续的询问,性格比较冷淡的她,对于他人的事并没有什么好奇。而张明的这句话也并不是说说而已,要完成任务,调教大小姐,也必须要成为她身边的人,这样才能时刻的调教她。“我所侍奉的人吗!”张明也在心中默默地想着,而他所要侍奉的人也即将出现。就在明天,那个城堡的贵族吸血鬼将举办一个盛宴,来庆贺他找回他失散多年的两个女儿。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张明知道,这两个小女孩正是蕾咪与芙兰的!!—————————————————————————————————————————感觉看的人少了好多,有点难受!!跪求大家支持,求鲜花,月票,打赏!!!。

惠州哪家治癫痫
遂宁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漳州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