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诅咒卡风靡郑州中小学校园

2019-01-31 07:18:30 来源: 延安信息港

“校园诅咒卡”风靡郑州中小学校园

河南省郑州市部分中小学周围的商店,近日在热销一种叫“校园诅咒卡”的东西。该卡片售价一元钱,内容五花八门。卡片封面上印有“高压群专用”字样,特别注明适用人群为“长期处于高压状态、无节操无下限乐于毁三观者、热爱重口味者、不开心者”。

来到郑州市纬五路小学门口的心悦文具店,校园诅咒卡就摆在店铺显眼的位置,店主介绍说:“卖得可快了,小孩们有时候一买就是四五包”。

花1元钱买了一包诅咒卡,发现卡片的外包装上没有生产日期、质量合格证以及生产厂家等信息。

打开包装盒,里边装着18张卡片,长约6厘米,宽约4厘米。在卡片的正面,画着一个人物,下方写着要诅咒的人,以及像“睡觉时做噩梦”、“路上被狗追”等诅咒内容。如果说“我诅咒某某考试0分”“我诅咒某某洗澡时停水”还属于玩笑,那么“我诅咒某某吃饭撑死”、“我诅咒某某失意时摔死”则带有一些恶意了。

在郑州市部分学校周边的小商店以及批发市场,还发现了印有“求暧昧”、“求泡妞”内容的胸章,内容为“色狼证”、“贱人证”的贴画,以及各式各样带赌博色彩的抽奖玩具……

郑州市经二路晨光文具店的老板李文龙告诉,诅咒卡是他在二七区的一个批发市场购进的,进货时批发部会主动向他推荐销量好、孩子们爱玩的商品。他说,自己也确实不怎么关注生产厂家、质量合格证等相关信息。

郑州市盈合万货城一批发部的老板坦言,自己根本不知道卖出去的贴画里边是什么内容,那些卖得快就多进多卖。

河南省实验小学的刘利梅老师是全国辅导员,从事学生德育工作多年,“校园诅咒卡只是孩子们手中不良玩具的一个缩影,这些对孩子们成长有危害的玩具屡禁不止,隔三差五就会变出新的花样。”刘利梅老师十分担忧地说道:“作为老师,我们只能引导孩子拒绝购买和玩耍,但这种引导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我们也感到很无助。”

这些没有任何标识的不良玩具如何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校园门口的柜台上?它的直接监管部门是谁?

郑州市金水区文化旅游局稽查科科长焦伟介绍说,文化部门主要负责监督市场上的出版物。出版物是指报纸、期刊、图书、音像制品和电子出版物,像校园门口贩卖的诅咒卡明显不属于出版物,因此不在他们的监督范围之内。

校园诅咒卡是印刷品,为什么不在其监管范围之内呢?焦伟解释说,对于印刷品,文化旅游局只负责对印刷厂的监管,不负责市场。

郑州市花园路工商所副所长王若煜仔细查看了校园诅咒卡,“单从卡片内容上来说,我们找不到任何的法律法规依据去查处,但这个卡片属于三无产品,可以责令其下架,改正。”

为了找到校园诅咒卡的来源,来到李文龙所说的批发市场,在一家名为方峰副食批发的商店里发现了依然在售卖的校园诅咒卡。

在工商所工作人员的询问下,店主李俊东称这些货品是在郑州市盈合万货城购进,购进当时并没有任何票据,由于进货时间比较长,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是那家。

跟随郑州市南三环工商所所长张翼在盈合万货城的批发市场检查了整整一天,没有找到校园诅咒卡的踪影。

“应该是走漏了风声,店主们都把这些东西收了起来”。张翼坦言,在执法过程中遇到这种情况,是令人头疼的,“像校园诅咒卡这类产品,我们连扣留的权力都没有,只能责令其下架,可是如果他们再卖呢?工作人员做不到24小时监管。”

“商家不提供进货源,我们追根溯源的难度就提高很多,很多到只能不了了之。”张翼说。

谈及市场监管,张翼以郑州市南三环工商所为例,8名执法人员要监管3800多家商户,这里以批发市场为主,每家商户的产品种类十分繁多,“想要靠日常巡查去杜绝此类产品的出现太困难了”。

通痹关节舒1号
双螺栓管夹公司
德玛格空压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