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风水师 三二章胖叔

2020-01-16 14:01:10 来源: 延安信息港

少女风水师 三二章胖叔

“啊呀,老妈啊你就不要管钱是怎么挣来了,反正不是偷的不是抢的就行了呗。”

这时先去深思的冯汉又缓了过来“既然钱这么多我们就可以压一千万,这样优惠还比较多,有理你听我说这四千多万我们只拿出来两千万到三千万在玉石上,其他的我们要砸在店里,店面装修我们都要弄的,还有我们要请一些好的雕刻师,想要把生意做大必须有我们的特色。”

胡有理自然知道冯汉说的很有道理,胡有理看人很准她既然当初让冯汉参加了那么看重的就是他的才华“你看着办就行。”

生意谈的差不多了胡有理又想起了于丰青“妈啊,我小舅受伤了不过应该不是很严重。”

“伤到哪了?”

“胳膊。”

于丰云一听说是胳膊也就没太担心“你小舅也是,你说多大个人了也不找个对象,你姥姥都愁死了。”

“妈我觉得吧我快有小舅妈了。”

“谁啊?你小舅有对象了?谁家姑娘?咋样啊?咋不带回家看看?”

“妈,你着啥急啊,八字还没一撇呢,我觉着是差不多,到时候我小舅自然就带回来了,我看你比我姥姥还着急。”

就这样几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饭,之后冯汉带了点饭菜回家给奶奶吃,胡有理和她妈妈那些菜回了胡英龙买的那个房子,向天翔向天晴都在那住呢,胡有理的妈妈回来之后也住在那。

两个地方离得不远母女二人溜溜达达的往回走“有理啊,那对兄妹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是流浪儿?我看着长得那么漂亮还那么懂事怎么看都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我也不知道,可能以前家世是不错吧我和他们也算是缘分,反正也不差钱孩子也挺好那就养着呗。”

“你倒是大方,怎么不开个孤儿院?”

于丰云说的随意胡有理听的却认真了“孤儿院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对了,胡英龙答应给他们办入学办了没有啊?”

“办了,去上课好几天学了,向天晴一年级向天翔直接上的五年级,听老师说俩孩子都挺聪明的也都跟得上。”

刚到家门口胡有理突然想起了一点什么“妈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

“啥事啊?大晚上的?”

“我去趟胡家。”

“去吧,慢点啊。”

胡有理这是想起来胡英才说他大哥,也就是胡有理她大爷胡英国调查阮氏玲的事了,她得过去问个清楚,胡英才喝了几杯酒说的乱七八糟的也没听出来个所以然来。

胡英国家在哪胡有理还真不知道,胡有理直接给胡大叔打问了地址,这胡英国家住的四个家属大院,和胡英才差不多,这兄弟三个就数胡英龙有钱,其他人都是拿工资的,有个两室一厅也就可以了。

当然也不能那么惨,胡英国官当的挺大的房子也挺大的挺宽敞的,相对于胡英才的大大咧咧,胡英龙的笑里藏刀,胡英国也就是有些怎么说呢,稳重阴森大概就是大部分政客那样吧,反正胡有理不喜欢。

胡有理晚上登门胡英国夫妇都挺意外的,胡有理也是开门见山,往沙发上一坐“你好,我想问一下关于阮氏玲的事情,胡大叔模模糊糊的说了一些说你一直在调查阮氏玲。”

胡英国已经五十多岁快六十了,两鬓斑白但是又不失威严,应该说他们老胡家人身体都比较强壮。

“不知道叫人么?什么胡大叔?那是你二大爷我是你大爷,怎么这么没规矩。”

胡英国说话一向如此,但是她夫人脾气就要好多了“英国,孩子次过来你别这样。”

“次来也得守规矩,怎么说也是我们胡家的孩子。”

胡有理有些头疼的看着胡英国“我还没有认你们,不要和我摆什么大爷的架子,我今天来这就是想问问关于阮氏玲的事,毕竟我也不想胡英龙和胡小鱼出事。”

“什么胡英龙?那是你爹,你有没有教养?”

“我今天来不是和你讨论有没有教养爹不爹的问题,我听胡大叔说你早就知道我们母女,不知道我妈四处遭人白眼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们家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妈一次次晕倒在地里讲台上,营养不良劳累过度你知不知道?我病的要死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们母女这么多年过的多不容易你知不知道?现在就让我认爹认大爷,当我是什么?我们家邻居都比你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胡有理一连串的问话下来胡英国沉默了,过了一会“你明天再来吧,我们家都重了降头术是我一个朋友发现的,阮氏玲的事也是他查出来的,明天我让他来我家你们聊。”

“好的。”胡有理起身直接出了门,对于胡家人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胡英国在胡有理看来有些冷静过度不近人情,胡英才算是性情中人吧,胡英龙比较复杂也是她头疼的人,认不认,什么时候认,怎么认。

胡有理从胡英国那出来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突然一个人叫住了她“你是胡有理吧,阮氏玲的事情是我告诉胡英国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一下。”

胡有理回头看见的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人,圆圆的胖胖的穿着一身休闲服,圆圆的脸一直笑眯眯的胡有理怎么看他都像一个厨师“怎么称呼?”

那男人其实就长了个笑面“叫我胖叔就行,都这么叫我。”

胡有理挑了挑眉这明显是“你知道什么?为什么找我?”胡有理才不觉得碰到这个人是巧合。

“我知道你们今天回来,所以过来溜达溜达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碰到你了,我的目的很简单,我了解阮氏玲,我和她有仇,我听说了你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

“你知道我?我一个还上学的孩子能帮你什么?”

“我可不是个草率的人,我不能说了解你不过我也下了一番功夫,其实你自己一点都不注意了解你特别的容易。”(未完待续。)

杭州丽都医院来院路线
北京德胜门医院专家号
安顺癫痫专业医院有哪几家
贵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上海治疗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