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天凉了回去吧颜不会来的

2020-01-24 22:26:21 来源: 延安信息港

摘要:如若前生的因缘只是为了让我今生默默地守候、静静地等待,直到岁月的尽头也再无结果。 一、今生情缘

“公子,天凉了,回去吧!颜 不会来的。”

“你说!她真的不记得了吗?那可是我们约定好了的标记啊!”白公子痛苦地望着远方,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

“经过了转世,她也许真的记不住了。”仆人阿宝依旧耐心地劝慰着少主白祥白公子。

夜色渐深,一轮清冷的月儿孤孤单单地挂在天空,一层轻云似要掩盖仅有的一点月光,却被晚风吹散到一旁,轻云无可奈何地向远方飘移。

“回去吧!公子!我们明天见到颜 时,再想想办法。”

白公子痛苦地朝山林深处走去。

而此时的颜雨景颜 正在闺房内弹奏着琴师刚教的一首新曲,悠扬的琴声,时而如高山流水,时而如溪水潺潺,又时而似鸟颂莺歌,竟引得门外的颜尚书在外面久久伫立,不曾移动半步。

此刻,颜尚书才从梦境一般的乐曲声中清醒过来,他不停地点头,满意尽显于脸上。

看来给女儿新聘请的琴师白祥果然琴艺高超,女儿仅仅学了半年便有如此大的长进。

颜尚书满脸带笑地离开女儿颜雨景的明月楼,向自己的宅院走去,身后的管家颜素讨好般地说:“ 的琴艺出神入化、惟妙惟肖,真是让人惊叹不已啊!”

颜尚书笑而不答,心中甚是欢喜。

第二日,白祥终于熬到了给颜 授琴的时间。

“阿宝,你说我要是让颜儿记起了我,她会跟我们走吗?”白公子一脸忧伤地问道。

“都半年多了,颜 还是没有记起公子,昨天你又教她那首带有暗语的曲子,告诉她你等她的地点,恐怕……”

“别再说了!我一定要让她记起我来。”白公子痛苦地捂着胸口。

仆人阿宝没有再说一句话,默默地为公子准备好了衣服便出去了。

当主仆二人来到颜府时,门外已经站着颜 的贴身侍女墨兰,墨兰看见白公子二人,急忙走上前说道:“公子可来了。”

“墨兰,为何如此说?我每日也是这个时辰来的啊!”

“公子进去再说吧!”墨兰神色慌张地在前方带路。

白公子见此也紧张起来,匆忙地跟在其后。

一直来到颜府的书房,墨兰才站住脚,四处张望见无人,便在白公子面前低语道:“ 昨晚弹了半宿的琴后突然哭了起来,我问 怎么了? 只是说她弹此曲甚是熟悉,可又不知为何,只觉得心里很乱就想哭。这不 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就等着白公子过来想问问是何缘由呢!”

白公子听闻急忙敲了敲屋门,听到里面人说了声“进来”后,才推开门朝屋内走去,只见颜 站在窗前,似是看着窗外池塘内的朵朵荷花,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轻吟道:“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白公子闻声念出了下两句。

颜 转过身面朝白公子,只见白公子面色粉白、眉清目秀、挺直的鼻子、玫瑰色的嫩唇,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带着一股淡淡的妖幻。

颜 温婉地笑着对白公子说:“如果我没有领会错了的话,应该是昨晚月亮刚刚升起之时,在湖边的鸳鸯山处,对吗?”

“没错。”白公子没有因为颜 猜对了曲子里的暗语而高兴,而是更加地失落,那还是他和曾经的“颜儿”规定的暗号啊!“鸳鸯”在颜儿那一刻喊出来的一句话,可白祥还是明白了它的含义。

“请问先生,那又是何意呢?”

“既然 已经猜对了暗语,那我就给 解答一下吧!”白公子说完走到琴旁,示意颜 也坐下,把衣袖轻轻挽起,随后悠然地抚起面前的古筝,声音低沉而悠扬,感觉不知不觉之中便进入一种景致,有山有水,还有一白一花两条蛇在嬉戏玩耍……

伴随着白公子欢快而悠扬的琴声,颜 面前出现了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山林中鸟鸣如歌,花香可嗅,感觉到了迎面吹来的微风。

那两条蛇相互追逐、相互爱抚,亲昵地游走在绿草之上,甚是幸福、甜美。

突然琴声一变,急促中带着惊慌,惊弓般的鸟儿四处飞散,走兽惊恐般地逃命,一群士兵出现在了画面之中,他们挥舞着利剑和宝刀,一路冲杀到了白蛇和花蛇面前,白蛇惊诧在原地的同时,一道阴冷的白光迎面扑来,可白蛇僵硬的身体却一动不能动,就在锋利的宝剑逼近白蛇的瞬间,白色身旁的花蛇一跃而起,迅猛地咬住了持剑的手臂,随着一声惨叫,士兵用另一只手握住将要掉落的宝剑,猛烈地朝花蛇砍去,伴随四溅的蛇血,花蛇散落在地上,但目光依旧温柔地看向白蛇,嘴中发出一声轻微的“鸳鸯”。

琴声骤然而止,画面也渐渐淡去,此时的颜 泪如雨下,纤细的手指拿着绢帕不停地擦拭着眼泪。

“颜儿,你可记得?”白公子轻声问道,“那是我们曾经的故事。”

“我们?难道我们前世就是那两条蛇?”颜 惊疑地问。

“不是我们的前世,是你的前世,我还是那白蛇,我一直在今生等你!”

“你在等我?你是蛇!”颜 还没等说完,就晕了过去。

白公子急忙扶住颜 ,轻轻按下她的人中,不一会儿,颜 深深吐出一口气,才渐渐苏醒过来,但看见白公子,又急忙起身躲到一边。

白公子见此,哀叹一声说:“颜儿莫怕,我不会伤害于你!”

颜 听后还是往后又挪了一下,“那公子说于我这些又是何意?”

“我想带颜儿一起走。”白祥迫切地望着颜 。

“公子不必再言,就算如公子所言句句属实,我也断不能跟公子走,现如今我是尚书家的 ,你是蛇精,还是请公子自重吧!墨兰!”颜 面色苍白,眼却粉若桃花,不等白公子解释便喊侍女墨兰。

白公子出了书房,看见阿宝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样子,白公子苦笑了一下,那惑人的嘴唇精致中透着一股惨白。

这样的结果是他预想到的,甚至比这更惨的状态他也想到了。“我们回去吧, 需要一些时间。”

主仆二人离开了颜府,刚出大门,管家颜素就从后面追了上来。“白先生请留步,我家老爷请您过去一趟。”

白公子点点头,随后跟着颜管家向颜府的一处厅房走去,厅房内的摆设极其简单除了一排的书架和一个安榻、两把椅子之外便再无其他,白公子进来之后,丫鬟上了两杯茶,颜尚书礼让了白公子后自己也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下,略停了一会儿说:“白公子的琴艺绝顶,可惜爱女无福,她即无心再学此琴,我也不愿勉强。不过,白公子如此聪颖灵慧为何不在学业上有所发展,走仕途之路呢?如此本尚书也可相助于你。”

“谢尚书好意,我却无仕途之意。只想找一意中之人,过闲云野鹤一般生活。”

“哎!可惜!可惜!”颜尚书一脸惋惜与无奈。

“不过……”

“不过怎样?”

“不过尚书如此器重于我,晚生也愿试试。”

“那便!那便!”颜尚书看着眼前俊秀倜傥的白公子,从心里喜欢,那眉目之间的动人,那齿白唇薄之间的精致,让他这个男人都忍不住的欢喜,想必女儿也一定喜欢。

白公子看着颜尚书的表情,已经猜到尚书的意思,想必自己考取了功名,尚书或许会把颜 许配与自己。

出了颜府,阿宝便急不可耐地问:“公子真要去考取功名?”

“有何不可?”白公子笑盈盈地反问道。

“公子即是妖精,就不要参与凡人之事,不然被天庭知道恐怕……”

“我不考取状元也就是了,随便考取个探花什么的,如果有个功名也好让颜尚书把颜儿许配于我。”

“可公子有没有想过,颜 可愿嫁于你?”

“为何不愿!”话一出口白公子和阿宝都呆愣了一下,然后再不言语继续往前走去。

阿宝的话不无道理,今日看颜儿的表情实有惧怕之意,白祥真的不明白,她就那么在乎自己是一个蛇精吗?可她的前世明明也是一条蛇啊!白公子边走边想。如今自己也有些后悔让颜儿知道这一切,可悔之晚矣。

一连几日晚上,白公子都悄悄地在颜府外观看着颜儿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只见这几日颜儿时不时的对着古筝发呆,却从不再弹。每次都是墨兰喊她,才把她从梦幻之中唤醒似的。

白公子忍着没有去见颜 ,他知道她需要时间,他有的是时间,五百年都等了,他又何必急于一时。

“一池莲叶碧连天,风落尘埃有琴声。三更残月映窗帘,满目相思碎心间。”

白公子见颜儿已回闺房休息,便悄悄来到外间的书画间,拿起颜儿放在桌案上的一首诗细细地言读起来。

读完颜儿的诗,白公子心中一阵欣喜,看来颜儿也是十分的想念自己,并不像阿宝所言,白公子清俊的面容立即像生花一般更加动人起来。

他拿起书案上的毛笔,沾了沾墨汁,在颜儿写的诗下面也赋上一首:“一场欢喜一场忧,欢颜相见却不识。几生几世解心愁,但有清风明月楼。”

白公子写完,向颜儿闺房看了一眼,便兴高采烈地出了颜儿的明月楼,心里就盼着明年的科举考试了。

二、为情解忧

颜 三更过后才被丫鬟墨兰劝睡去,天大亮还没有醒来,墨兰悄悄地走到床前,看见 眼角挂着两滴眼泪,轻声唤了唤, 慢慢睁开眼睛,拭去眼角的泪对墨兰说:“几时了?”

“巳时, 洗漱用的已经准备好了,您想吃点什么?我去后厨让厨子做。”

“都这么晚了!母亲没有问起吗?”

“问了,我说昨晚 睡得晚。”

“那就别去后厨了,等一会儿和母亲一起吃午饭吧!”说完颜 慢慢坐起来,墨兰扶着颜 出了幔帐,坐到了梳妆台前,颜 对着铜镜看了看自己略有些红肿的眼睛,眼眶不禁又湿润起来。

墨兰见此急忙劝慰道:“刚才在夫人园中听墨竹说,好像老爷和白公子谈过话,意思让白公子明年科举考试考取一个功名,然后……”

“然后什么?”

“然后老爷可以帮助公子在朝廷上谋个一官半职,那样是不是就会同意 和白公子的好事了?”

颜 听闻面色继而一红,随后含羞地笑着轻斥道:“墨兰休要胡言!”

“是, 。”墨兰分明看见 那欣喜的样子,便应声答道。

可随即颜 的脸色又抹上一层淡淡的忧伤。

一切梳洗完毕,颜 慢慢走到外间书厅,在书架上取了本书,然后斜靠在安榻之上慵懒地翻看。墨兰在书案旁整理着 昨晚写的字,突然大叫一声:“ 你看!”

颜 略皱粉眉,抬起头看向墨兰,墨兰急忙拿着一张带有字迹的宣纸小跑过来,展开给 看, 看后脸色顿时由惊白变成桃红,眼神中放射出娇媚之态,嘴眼含笑地拿着诗字反复细读。

一连几日,颜 都在书房内的书案之上留下一首诗,然后便满脸欢喜地回房睡觉。

第二日清早,刚一醒来就兴奋地奔到书房,纤手小心地捧着那首诗细细地默读起来,“夜风丝丝凉,晚情幽幽远。梦窥佳人窗,阑珊倩影长。”

看过之后颜 便小心翼翼地叠好收起来,墨兰看见了也偷偷抿着嘴替 高兴。

闷热的夏季过去之后,秋天的凉气随着清风潜入园中,墨兰便时常陪着 在荷花池边散步,看朵朵粉嫩的荷花清新脱俗般的开放,看蜻蜓在莲叶间的飞舞,颜 只等着冬去春来,看尽雪花飞,只把春来报。

白公子依旧每天晚上在颜府外静静地观看,看见颜儿留了诗信,便在夜深人静时悄悄来颜儿的书房,赋上自己的诗在颜儿诗下。看着颜儿那端正秀气的字体,再闻闻带有颜儿香味的宣纸,白公子已经感受到了幸福的临近。

当片雪花飞进颜府的时候,仿佛也把另一种的寒冷带进了颜府。颜尚书因为直言进谏被皇帝责罚降职到蒲陵县当县令,坦荡耿直的颜尚书随后便一病不起,卧床在家调养。

颜 和颜夫人也是常常偷偷落泪,可官场上的事,她俩妇道人家却无半点法子可想,白公子了解清楚过后,也紧锁眉头,颜尚书的事他可以用他的能耐办得顺顺利利,可自己身为一个妖精介入人间之事可是犯大忌的。轻则废了五百年的修行,重则被打回原形,永世不得为人。

正当白公子为颜府的事犹豫不决时,仆人阿宝在一旁说道:“公子,你何必不借他人之力助颜尚书逃此劫难。”

“他人之力?当今皇帝除一人之话还肯听之外,别无他人了。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

第二日,白公子早早起来穿着一身布衣,打扮成一账房先生的模样。在炜皇叔上朝必经的路上等着,近五更时分,一顶威武大气的八抬大轿向这边来,轿子平稳又匀速地前行,突然迎面一队侍卫骑着快马飞驰而来,那速度就像疾风一般风驰电掣,还没有等轿夫们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跟前,紧接着轿夫们抗着轿杆乱作一团,而迎面的侍卫们也冲了进来,有的连人带马摔在了路边,有的强行勒住马的缰绳,有的直接向轿子砸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布衣打扮的白面书生飞身一脚,踹飞了就要砸向轿子的两匹马,轿子虽然被别的侍卫和马撞的歪斜,但依然完好无损。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和惊险,让所有的人都心惊肉跳,但唯有一人却暗自发笑,为了所爱却要如此大费周折。

轿外发生的一切都被轿内之人看得一清二楚,待一切平静之后,轿内之人掀起轿帘从里面走出,只见出来之人四五十岁,气宇轩昂、神态迥然,走到白公子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略带笑意地问道:“这位侠士尊姓大名?”

共 0179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浪漫唯美的爱情传奇小说。小说讲述了两条蛇的前世今生,因果轮回。白祥原本是一条小白蛇,颜雨景前生是一条小花蛇,他们情投意合,在森林里快乐地生活着。可是有一天,小花蛇为了救小白蛇,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她投胎到颜尚书的家中,痴情的白蛇化作一个风度翩翩的白祥公子,带着他的仆人阿宝,来到颜家,当上了颜雨景的钢琴老师。慢慢地颜 也爱上了白公子。尚书叫来白公子,想让他考取功名,将来好把 许配于他。然而颜尚书因为直言进谏被皇帝责罚降职到蒲陵县当县令,一场变故让颜 变得闷闷不乐,为了帮助心上人,白祥使用法术救了炜皇叔,炜皇叔上皇上那儿进言,颜尚书继续留京任职。他们为了报答炜皇叔,决定把女儿颜雨景嫁给他。颜 为此大病了一场,白祥两次救了她的命。虽然她也想和心上人白祥私奔,怎奈她舍不得父母,只得委屈嫁于炜皇叔做妾。白祥知道后,前去抢自己心爱的女人,差点伤了性命,阿宝是千年人参,为了救白公子,化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看到白公子受伤,颜 也追随他而死。后来,她转世变成了蚯蚓,又变成了小鸟,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白祥一直注视着她。后来,她转世到今世,叫韩笑语,当帅气的白祥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一下子就迷上了他。白祥深深地爱着她,没想到却害了她。她在约会的路上出了车祸,白祥决定,爱她就远远地守望着她。小说情节曲折离奇,构思独出心裁,注重环境烘托,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态及心理刻画细腻,人物形象鲜明,呼之欲出,有画面感。小说主人公白祥的痴情让人感动,值得细品,倾情荐阅!【:阿巧】【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 : 8: 7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2楼文友: 2 :42:08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人间有爱,动物也有情。一篇感人的传奇小说,情节曲折离奇,刻画细腻,人物个性鲜明,值得一读再读。

楼文友: 2 :42:47 问候作者!祝愿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佳作不断!

4楼文友: 20:28:14 欣赏学习精彩小说,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5楼文友: 17:49: 5 祝贺老师美文获精!向老师问好!

6楼文友: 18:10:21 祝贺作品获精品,也期待在荷塘创作愉快,精彩不断! 听风起,看月明,雪惹窗棂…… ——一声轻叹

7楼文友: 19:04:41 祝贺听风细雨老师的小说获精品!精彩不断!

8楼文友: 19:26: 6 祝贺佳作斩获精品,精彩继续哦!!

9楼文友: 21:46:15 喜欢!一口气读完,被主人公感动着,被作者感动着!构思巧妙,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祝贺作品斩获精品!

回复9楼文友: 22:40:51 谢谢,欢迎阅读更多作品。

10楼文友: 14:42:40 先生,前天我无意间看到了先生的这本书,叫我好生感动,于是就一直看下来。看先生的书就知先生有不凡的经历与知识,你有这么大的成就,叫我这个一部《刑警1985》就写了十多年的人好生惭愧。

我老了,力不从心,同你一比较,才发觉自己在几十年流水般的日子里,仅仅是把孩子养大,成家,再就是自己平稳退下,其它一事无成。

我俗人一个,过平凡的日子,辛苦,缺钱,寒碜,疾病,苦恼,伤痛,这就是我的命,无所建树,也改变不了过凡人的日子。只要活着,还将过下去。一句话,我六十岁以前没有什么建树,六十岁以后也不会有,这就是同你比较,我感到惭愧之处。

回复10楼文友: 19:54: 8 过谦了。

重庆小儿肾内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省生殖医院专家
干细胞价格
张家口牛皮癣医院排名
无锡男科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