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封天第五十五章莽牯朱蛤求收藏

2020-01-24 19:22:56 来源: 延安信息港

怒剑封天 第五十五章 莽牯朱蛤(求收藏)

毕竟一条巨蟒不可能会开口说话,因此大家谁也不知道这巨蟒是否也有支线任务,但此刻谭笑一喊之下,这巨蟒出手,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谭笑自己也没料到自己一喊之下这巨蟒竟然会真的动手,否则面对武徒级别的余冲山,自己凶多吉少。

“照啊,正是因为你凶多吉少,这巨蟒才会保护你啊,我说了,这巨蟒的支线任务很可能就是保护你!”钟灵适时说道。

谭笑看了眼巨蟒,他也不知道这家伙听得懂还是听不懂,但还是抱拳谢了,然后冷冷看了眼雪藏一:“你我的恩怨,等出去再说!

雪藏一脸色有些难看,他被莫名其妙拉进这什么忠魂世界,经过一开始的紧张不安之后,很快便反应过来,这应该是某些大能的手段,十有八~九是一次大机缘!

而且刀锋教主很明确的告诉他们,可以以忠魂度兑换绝世功法,二百五十点忠魂度,雪藏一早就心动了,可惜的是队友之间不能彼此相害,所幸他遇到余冲山,两人打了一架,发现修为相当,心中忽生一计,故意哄骗余冲山,设下了借余冲山之手杀死谭笑跟孙乾元的计策。

熟料谭笑因为肖走运的一句话,疑心大起,居然识破了他的计谋,刚才围攻余冲山之时,他心中同样是存着侥幸心理的,如果没有这条巨蟒,谭笑必死!

此刻功败垂成,雪藏一脸色阴沉,哼道:“别急,还早呢,莽牯朱蛤还没影子呢!”

谭笑嗤笑一声,四个人已经死了一个,也算是没有心机的一个,剩下的一条巨蟒,貌似对自己挺照顾的,至于雪藏一跟肖走运,这两人都不是简单角色,尤其是肖走运,谭笑对此人忽然有种近乎恐惧的认知。

这人心思缜密到了极点,从他选择站队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此人在事情发生之前,肯定早就对任何结果有了提前预测,这种人,深思熟虑,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商人。

“肖兄,说说你的看法吧,那莽牯朱蛤会在哪里?我想咱们出现在这座大山中,莽牯朱蛤应该就在这附近!”

肖走运点点头,沉吟道:“应该就在这座大山中,对了,之前余冲山说了,这里好像是无量山,上面有个无量剑宫……”

“江昂……江昂……”

肖走运话还没说完,远处便传来两声巨响。

“是莽牯朱蛤!”肖走运低呼一声,看起来他的确知道这莽牯朱蛤。

“走!”

雪藏一一马当先,肖走运居中,谭笑断后……呃,巨蟒断后,三人一蟒快速向巨响传来的地方奔去。

“江昂…”

奔到前面一座峡谷中,一声巨响传来,雪藏一手一指:“在那边!”

三人冲了过去,此时天色已然微明,其实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只是这无量山中树木葱郁,太阳光不易照射进来,但毕竟天已经亮了,虽然昏暗,但已经能看清楚东西了。

穿过一片树林,陡然间一声“江昂”的叫声在耳边炸响,谭笑停下脚步,放眼看去,顿时一愣。

前面一片空地上,一只小小的血红色蛤蟆趴在地上,那如牛吼的大叫声,居然是在这样小巧的身子发出。

这只小小的蟾蜍浑身血红色,仿佛随时都能滴出鲜血来,但一双暴突的眼睛却是金色的。

正是莽牯朱蛤。

在莽牯朱蛤前面几丈开外,有一只灰白色的貂儿,想必便是那闪电貂了,只是那闪电貂身旁却躺着一个人。

这人仰躺在地面上,一身青衫,但破烂不堪,嘴巴大张,满脸还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只是脸上黑气缭绕,像是中了毒了。

此时此刻,那莽牯朱蛤正在跟闪电貂对视,谭笑三人不敢擅动,半晌后,那莽牯朱蛤忽然‘江昂’一声大叫,嘴一张,一股淡淡的红雾向闪电貂喷去,闪电貂与此同时也划过一道灰白色的电光纵跃而起,碰到红雾之际,当即翻身摔落,一扑而上张嘴露出锋利的牙齿,一口咬住了朱蛤的背心。

“不能让他杀死莽牯朱蛤,否则我们的任务就失败了!”雪藏一大叫一声,冲了上去。

可刚刚冲出两步,却戛然而止,只见那扑在莽牯朱蛤背上,正在张口狠咬的闪电貂身子簌簌发抖,只是片刻时间,便已全身僵硬的从莽牯朱蛤背上滚了下来,四只小腿蹬了几下,便动也不动了。

那莽牯朱蛤轻轻一跃,趴在闪电貂身上,在它颊上吮吸,吸了左颊,又吸右颊。莽牯朱蛤号称万毒,果然名不虚传,那闪电貂牙齿有剧毒,咬在朱蛤身上反而毒死了自己,现下这朱蛤又去吮吸闪电貂毒囊中的毒质,当真是一物降一物。

谭笑看的心惊肉跳,那闪电貂固然活泼可爱,莽牯朱蛤红身金眼,模样也美丽之极,谁又想得到外形绝丽,内里却具剧毒?单看刚才莽牯朱蛤喷出的那口红雾,自己几人恐怕也没有办法吧?

正在这时,那朱蛤从闪电貂身上跳下,江昂、江昂的叫了两声,忽然一旁草丛中筱筱声响,游出一条红黑斑斓的大蜈蚣来,足有七八寸长。朱蛤金色的眼珠子一转,纵身扑将上去,那蜈蚣显然没料到会碰到这瘟神,游动极快,迅速逃命。

朱蛤接连追扑几下,竟没扑中,它江昂一声叫,正要喷射毒雾,那蜈蚣忽地笔直对准了地上躺着的那中毒男子的嘴巴爬去。

“不好!”谭笑吃了一惊,眼前的情景,当真是奇之又奇,但眼下救人要紧,拖延不得,当下纵身扑了上去,可他刚刚扑到那男子身边,却见那蜈蚣早已顺着那男子大张的嘴巴钻了进去,紧接着,那朱蛤居然也一个纵跃,跳进了那男子口中。

“咕……”

身后传来雪藏一和肖走运反胃的声音,谭笑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扑上去看了一眼那男子口中,蜈蚣和朱蛤早已没了踪影,正在这时,那男子腹中传来‘江昂’一声闷响,谭笑愕然呆坐,居然真的钻进去了?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口碑怎样
福建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镇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乌鲁木齐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