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世神尊第二百三十章汇报

2020-01-23 20:55:27 来源: 延安信息港

万世神尊 第二百三十章 汇报

听到盟主独生女尹婉儿地述説,包括陈副盟主在内的一众长老都是大惊失色,如果像尹婉儿説得那样,南域大陆有一位获得整个人族试炼者的弟子,有可能出现的势力就是南域宗,南域宗与南域丹盟一向不睦,倘若南域宗年轻一代出了傲视群雄的天才,将来必会力压南域丹盟一头。

可是,还没等尹婉儿説出的弟子是谁,陈副盟主就发现了一众弟子的异常之处,在场的绝大部分弟子听到陈副盟主询问弟子的名字,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们中的一员。

看到众弟子们怪异复杂的眼神,陈副盟主感觉事情似乎不像他想象得那样,再看尹婉儿目光中隐含的似有若无的灵动促狭,陈副盟主缓缓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之中,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杯香茗,老神在在地慢慢品了起来。

其余的八位长老都不是一般人物,看到陈副盟主这个样子,也都纷纷坐了回去,竟然没有一人追问尹婉儿排名的问题,让准备捉弄一下众位长老的尹婉儿有一种一拳打空的感觉。

尹婉儿正准备再吊吊这些老家伙的胃口,稍微捉弄一下这些从xiǎo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可没想到这些老家伙们竟然都不作声了,看来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性格,没有人有心思在这种场合跟她一个xiǎo孩子豆着玩。

“嗯,既然婉儿説得差不多了,那么刘景接着説。”陈副盟主指着另外一名弟子説道。

“遵命!”那名叫刘景的弟子不敢怠慢,连忙述説起了自己在万族塔中经历的一切,以及所见所闻。

“哼,这次我可不是豆你们玩的,既然你们认为我是在开玩笑,我还偏不説了,呆会儿等着看你们的好戏!”尹婉儿见竟然没有一位长老相信自己,便xiǎo声嘀咕了一句,闭口不言了。

接下来,幸存的众弟子一个个轮流讲述自己在万族塔中的经历和见闻,足足三天三夜才接近了尾声,所幸在场修为的也是先天后期,几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也没有什么大碍。

由于当时尹婉儿説出那番话时,众弟子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叶天,因此陈副盟主故意将叶天留在了,尽管他从没想过叶天能够排在整个人族试炼者中的名,但众弟子既然用那样的眼光看向叶天,这名弟子应该有什么特殊的机遇。

“还剩下一名弟子了,你叫什么名字?开始説吧。”陈副盟主并没有见过叶天,只是随便询问了一下他的名字,可还不等叶天説出自己的姓名,便催促他讲述在万族塔内的经历和见闻,看来根本就没有知道叶天名字的兴趣。

叶天没有计较陈副盟主对自己的态度,开始缓缓讲述了起来。他知道此次获得的奖励太过丰厚,肯定会引起那些贪婪者的觊觎,为了不给这些人寻找借口的机会,所以他尽量将自己的经历説得详细一些。如果説得太简单,一旦众人知道了自己的事情,肯定还会让自己重新述説,那样就更耽误时间了。

“当日我接到了宗门任务,让拥有进入万族塔资格的弟子到云雾山脉历练……”

“停,直接説重diǎn,説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谁有心思听你一个乡巴佬在这里讲故事。”

丹老鬼本来就心情极差,看到活着回来的弟子们在这里侃侃而谈,就想起自己孙子丹武生殒命的事情,但这些弟子在南域丹盟中也都不是默默无闻的人物,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丹老鬼强忍着性子听他们唠叨,其实心里早就憋了一团火。

现在看到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xiǎo子竟然也毫无惧色的侃侃而谈,丹老鬼还哪里能够按耐得住,一腔愤懑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机会,立刻就喝叱起了叶天。

“靠,看来这老家伙是邪上我了,既然你不要脸,我就满足你的心愿,待会瞧你的好看。”

叶天心中腹诽,脸上却不动声色,木讷地道:“是,弟子进了万族塔……”

叶天将所有有用的信息一概删略,甚至就连他到达万族塔第七层的事情也没有提及,只是大概讲述了一下他在万族塔内见到的一些土著,提醒以后进入万族塔的弟子们要xiǎo心哪些厉害的土著而已。

“废物就是废物,连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没能提供,白白浪费一个名额,真是丢南域丹盟的脸,退下去吧。”丹老鬼还不等叶天説完,就打断了他的讲述,不耐烦地喝叱叶天退下。

此时再看所有弟子们的目光,都投注在了叶天身上,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宗门长老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打压一个人族的dǐng尖天才;有的幸灾乐祸,看叶天就像是在看一个xiǎo丑白痴,可是幸灾乐祸的目光下隐藏的却是羡慕嫉妒恨。

其余的七位长老虽然感觉丹老鬼有些过分,但想到他的嫡孙丹武生刚死,难免脾气有些暴躁,也没有人再説什么,就让这个乡下xiǎo子当丹老鬼的出气筒吧,谁让他是以散修的身份加入的南域丹盟呢。

“是。”叶天听到丹老鬼喝叱他退下,讷讷地答应了一声,便闭口不言了,心中却乐开了花,不让自己説,自己正不想説太多呢。説得越多,暴露自己秘密的可能就越大,在自己尚未完全成长起来之前,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这……”众弟子面面相觑,没想到获得所有种族排名第三的宗门天才,竟然被冷落至此,虽然大多数人都有些幸灾乐祸,但看到为整个人族争光的弟子被宗门如此对待,也难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有人想要説些什么,但看到丹长老那张铁青的脸,以及想要吃人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咽了下去,谁会为一个不相干的弟子去得罪一位宗门长老呢。

“好了,既然大家都説完了,那么还有谁要补充的?”陈副盟主也不愿意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弟子得罪丹老鬼,毕竟丹武生是他的嫡孙,也是宗门着重培养的弟子,死在万族塔中不仅是丹老鬼难受,也是整个南域丹盟的损失。不光是丹老鬼面色难看,陈副盟主心情也不怎么好,于是也没有兴趣再呆下去了,准备结束此次汇报。

“弟子有话要説。”陈副盟主的话音刚落,站在众弟子前方的周云天开口了。

“哦,是云天啊,你有食么要补充的,赶紧説吧。”陈副盟主见是周云天有话要説,也就没有急着起身走人,毕竟周云天是年轻弟子中的皎皎者,以后很有可能会是南域丹盟高层中的一员,却不能随便得罪。

纵是陈副盟主自身修为高强,但谁没有后代子孙,将来寿命到了,自己的子孙説不定还要看周云天的脸色呢。

周云天躬身道:“弟子们能够在万族塔内晋升到人元境界,全凭宗门的培养,以及宗门给的机会,弟子愿意带头将从万族塔中获得的所有东西献给宗门,用以报答宗门对弟子们的恩情,还请陈副盟主,以及诸位长老成全!”

“嗡!”

周云天一番话説出,好像是在平静的湖水里投入了一块大石,所有的弟子都将目光投到了周云天身上,众弟子心里又嫉又恨,纷纷腹诽周云天的无耻行径。

“我去,这个叫做周云天的真不是东西,竟然用这种无耻的手段在宗门高层面前邀功。他这一説让其余的弟子都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真想对宗门报恩可以私下里捐献吗,又何必当众説出来,真是一个善于投机的xiǎo人。”

“很好,既然云天你有此心,就把东西呈上来吧,宗门不会白要你们的东西,会折算成宗门贡献度发放到你们的弟子令牌之上。”有周云天带头捐献,陈副盟主自然非常高兴,万族塔内的许多物品就连南域丹盟也很难找到,根本不是区区的宗门贡献度可比。

“弟子遵命,能够为宗门做贡献,是弟子们的心愿,也是弟子们的光荣。”周云天打开了自己的背包,将其中的物品放到了身前的空地上。

做完这一切,还不等陈副盟主説话,周云天回身面向其余的弟子,慷慨激昂地道:“诸位师兄师姐,咱们能够有今天的成绩,全凭宗门的大力支持和培养,现在回报宗门的机会来了,大家还在犹豫什么,把所有从万族塔中得到的东西都拿出来吧,宗门不会亏待咱们的!”

説完,周云天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众弟子,竟然定格在了叶天身上,眼神中充满了对师兄弟们的期许和鼓励。

可是在叶天“大地瞳术”的特殊视角之下,分明看到了周云天眼中闪烁着嫉妒的光芒,尤其是他看向叶天的时候,眼神中甚至还隐藏着若有若无的杀意,就像是暗夜里潜伏的一条毒蛇,趁着夜色掩藏着自己的身形,寻找着合适的时机,准备给猎物致命的一击!

安阳市眼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医院可靠吗
四川好的白癜风医院
九江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大庆治疗龟头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