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天师在都市第四百四十七章张冰儿的心事

2020-01-24 19:45:22 来源: 延安信息港

妙手天师在都市 第四百四十七章 张冰儿的心事

经过“友好”的协商,两边达成协议,让张宇在每个地方待三个月,然后再做决定。

听当时记录会议的小姑娘说,房间里至少摔坏了几个铁杯子,桌子也被拍散架两个,椅子因为两老头在“友好”的气氛中商量,拆散了五根。

“哼,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方老揉着手臂上的伤痕说道。

“嘶,某人想耍赖也不行。”唐老捂着左眼抽着冷气说道。

“我念一遍协议,张宇必须在每个地方待满三个月,会对每个地方做出评价......,不知道从那边先开始呢?”好奇的小姑娘突然问了一句,一下子察觉到什么,不由捂着嘴巴惊恐的盯着眼前两老头。

“当然是先从我们开始啦!”方老说道。

“哼,老不休,当然是从我们开始......”

“怎么,皮痒又想打架?”

“打就打,谁怕谁!”两老头又吵起来,又来了!小姑娘翻了翻白眼,百无聊赖的继续看起指甲来。

传言两老头终用剪刀石头布决定胜负,决定了张宇先去军方待三个月,回来的时候唐老叹息不已,拿着左手使劲的扇着右手。

既然这样决定了,夏强也不好说什么,还好他手中有四枚丹药,他还承诺将收入会及时返还给张宇,张宇听到这些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祖国需要,他当然义不容辞。

至于张宇去哪支部队,这让老头们欣喜之余又纠结起来,毕竟张宇擅长的是医术,他们为这件事情又争吵起来。

调令没下来之前,张宇依然在医院里上班,偶尔和温雅到处逛逛。

温雅毕业后,本来她母亲要她回去照顾家族生意,可是性格独立的温雅那肯,再说回去后也没时间陪张宇,就背着父母考进了一家医院当实习医生。

至于张冰儿,这段时间精神不太好,和张宇争吵后,她一直都在反省自己,或许是自己太注重工作了,她感觉有些累。

正好父亲过生,她就请了几天假。

“好好休息,别太累了!”台长在她请假时,叹了口气说道。

“知道了,谢谢台长!”张冰儿勉强笑了笑说道,离开台长办公室后,她就给家里打了个说要回去。

告别同事后,张冰儿回到自己的房子简单收拾一下,背上小巧的背包拖着行李箱刚下楼,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停在不远处。

上面还有个带着墨镜帅气的年轻人对着她不停的招手,张冰儿直觉他挺熟悉的,可就是想不起来那里见过。

“冰儿,是我啊!”那年轻人取下眼镜,露出阳光般灿烂的帅气笑容,让不远处的几个女生看的满眼红心。

“郑浩表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部队里当兵吗?”张冰儿看到那年轻人一下子就高兴起来,来人正是她的表哥郑浩,某部特种大队队长,小时候两人还经常在一起玩耍,只是郑浩当兵后联系才少了起来。

“哈哈,这不是大姨夫的生日吗?我正好休假,执行一个任务,这就回来看看你,冰儿你越来越漂亮了。”郑浩看到巧笑倩兮的张冰儿时,眼睛猛亮,从小他就自认为与张冰儿青梅竹马,奈何张冰儿只把他当哥哥,他只好把这份感情压抑在心里。

“呵呵表哥说笑了!”张冰儿微笑着说道。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郑浩偏了偏脑袋说道。

“恩!”张冰儿点点头坐上吉普车。

吉普车轰然发动,一路上郑浩跟她说着这几年当兵的趣事,可是发现张冰儿笑得特别勉强,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难不成和男朋友吵架了?你看起来很不高兴?”郑浩边开车,故意打趣的说道。

“哪有!”张冰儿连忙否认,可是眼神中的慌乱和不自然让郑浩心脏猛跳。他心里一下子就不舒服起来,还好张冰儿在想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注意他脸色的不自然。

“呵呵,这次回家就好好休息几天,你呀,就是太好强了!”郑浩说道。

“好强有什么不好,我才不想像陈瑶那样呢。”张冰儿反驳说道。

郑浩沉默了,或许陈瑶的那件事才让温柔可爱的张冰儿变得好强起来。以前家族之间聚会,陈瑶与张冰儿也见过几次,陈瑶性格特别温柔,两人玩的很开心。

为了家族联姻,陈瑶老早就许配给了王家当儿媳妇,可是家族子弟除了特别的,其他的都是混吃等死的纨绔,吃喝嫖赌样样精通,陈瑶嫁过去的那人就是纨绔子弟。

那人荒唐到了极点,到处找女人不说,还把陈瑶迷晕后给送给别人,陈瑶受到侮辱后沉默了,第二天就上吊自杀了。陈家和王家立即反目,这件事情在家族之间闹得特别大。

张冰儿不知道从那里听说这件事情,她连续几天都关在屋子里,或许那时候张冰儿性格就有了变化。

“如果那男的对你不好,你一定要说,我帮你去揍他一顿。”郑浩突然说道。

“没有啊,哎呀,说什么呢?我还没想着耍朋友。”张冰儿连忙否认,可是慌乱的表情骗不了郑浩。

车辆很快来到帝都北郊风景秀丽的陈华山,张家大院包括了小半山坡,这里风景如画,枫叶如火,假山处处,泉水叮咚,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为了布置这一切,张家专门请了内的设计师刘春成大师,费时三年才修建而成。

看到张冰儿回来,家里的仆人们都十分惊喜,管家刘老更是驾驶着车辆到大门口迎接。

“你不跟我进去?”下车后的张冰儿拖着行李转头问道。

“我等会再进去,现在还有事情呢。”郑浩微笑的说道。

“那好吧,我先去见父母,你办完事情赶快回来。”

“恩!”郑浩点点头,他面带微笑的目送张冰儿与刘老坐上车,消失在大门处。这才脸色变得极其铁青,那个男的那么大胆子居然敢欺负我们家冰儿。

“小邓,你帮我查查冰儿近和那些男的有见过面,对,所有男的。”郑浩心中妒火燃烧着,他拿起大声吼道,他决定给那男的一个深刻的教训。

说完,他这才开车向张家大院行驶进去。

张冰儿回到家,立即受到家里人都欢迎,她母亲带着五岁的弟弟,更是跑到门口迎接她。

“德儿,快叫姐姐!”她母亲抱着弟弟对着张冰儿说道。

“节节!”五岁的张德儿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姐姐,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是同样血缘,几分钟后,两人就玩到一块。

“父亲呢?”亲了口张德的张冰儿问道。

“那老头子在里面喝茶呢。听说你要回来,昨天晚上兴奋的睡不着,不过就是嘴巴硬,你快去看看他吧。”她母亲瘪了瘪嘴说道。

“恩!”张冰儿点点头,放下弟弟走了进去。

重庆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看癫痫哪里专业
郑州男科治疗费用
雅安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