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决第三百九十二章地裂天崩上

2020-01-24 22:39:59 来源: 延安信息港

混沌决 第三百九十二章 地裂天崩(上)

第三百九十二章地裂天崩上

如果是在可以施展神通的外面,一个圣人后期一阶不可能被一块石头给砸得昏过去。但是在这个无论任何人都被还原成普通人体能的鬼地方,被一块石头以超乎想象的力量砸进了嘴里,还是被归宇这样的强横人物砸中,那种恐怖力道,没有把花拉断斧的脑袋砸碎已经是万幸了。

“气死我了,这样的败类杀了了事。”归宇已经冲了进去,已经被这突发事件震惊得满场大乱的花拉家总部里,归宇犹如猛虎进入了羊群,这一通狠揍,短短的十几分钟,已经没有站着的了。

这花拉家本来就是个小家族,不像五虎一次就来了五个圣人,他们只有一个圣人后期一阶的花拉断斧在坐镇,还有一个花拉忆昔这个圣人初期的家伙。其他的都是家奴。

只是由于他们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了,各种生意已经成为了成熟的模式,只要这里还有还有灵晶,只要这里的秩序没有被彻底打破,他们的所有生意仍然会按照惯性滚动下去。

饱暖思淫欲啊,安逸日子过久了,这花拉家族的子弟已经认为他们是这里理所当然的主人,那些来采集灵晶的散修就应该俯首帖耳地遭受他们的盘剥,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青锋真人就是其中的一个倒霉蛋。他采集的灵晶太多了,在花拉家多次暗示之后,仍然不肯交出大部分灵晶,被通知了家族,派来一个圣人要抹杀他。结果,错估了青锋真人这个老狐狸的实力,反而差点被干掉。

像这样的事情简直数不胜数。那些没有靠山,实力低微的散修,干脆直接就被暗害,然后往天坑一扔,完事了。在这里没有苦主,因为苦主都死光了。没有苦主家属,苦主家属都失踪了。

在归宇收拾花拉家族的人时,向前已经控制了花拉断斧。他需要确切地知道这个骄横跋扈家族的所有家底。

结果,令向前大吃一惊,这个小家族掌握的矿产资源居然和端木家不相上下。而且他们还拥有十几条已经探明的高等级的灵晶灵脉。

这其中,七色灵晶的灵脉就有六条!向前非常高兴地得知,这些灵脉没有上报给花拉家族,因为花拉断斧想独吞这些灵脉留给他自己的儿子。

原因很简单,作为家族的长子才可以掌握家族资源的控制权。而他不是长子,只能得到家族分配的少许资源。虽然来到这里可以得到很多好处,可是哪里有自己拥有十几条灵脉更实惠呢?

现在都便宜了向前。

花拉断斧自然成了向前和归宇的朋友。这也顺理成章:不打不相识。从此,向前成了花拉家族的太上皇。原先被花拉家差点害死的三位,现在成了向前的忠实属下。搭理全部矿产之外的所有产业。

于是,向前又开始了挖矿。

虎子还没有出关,向前知道这是虎子进阶的关键时刻,没有去打扰他,只带着归宇来到那已经探明矿脉的巷道。

用了整整五天的时间,向前和归宇才把一条长达近千里的七色灵晶灵脉收进了鸿蒙界。没有虎子帮忙,还真是累啊。归宇在空旷的矿洞里干脆躺了下来。

“师弟,咱们先歇歇,我这里还有老家伙留给我的好酒,你尝尝,可是难得喝道的美酒。”归宇得意地笑道。

向前道:“既然是老爷子留给你的,你就自己喝吧,挺珍贵的。”

归宇不高兴地道:“看你说的,咱们师兄弟还在乎这点酒?让你喝你就喝,喝完了,再找老家伙要。反正也快找到他了。”

他一边说,一边取美酒。

“咦?哪里去了?怎么一坛也没有了?明明还剩下十几坛的?不对?怎么连清风醉也没了?不好!师弟,你送给我的那些灵晶也都没了!见鬼了!老家伙送给我的那些好东西都没了,我这戒指空了!师弟,邪门了,你快看看你的戒指,是不是也丢东西了?”归宇急的哇哇大叫。

向前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几个家伙,已经嘱咐他们留一些了,怎么还是给拿干净了?”

归宇莫名其妙:“师弟你和谁说话呢?我刚才说的,你听到没有?快看看你的戒指,丢东西没有?这个鬼地方邪门,怎么储物戒指里的东西也会丢掉?”

向前无奈地摇摇头:“我的东西没丢,丢了就丢了吧,师兄要是急用,从我这里拿就是了。先喝酒,喝酒。”说着递给归宇一坛酒过去。

归宇拍开泥封,大大喝了一口:“好酒,真像老家伙的酒。我要多喝点,师弟啊,一会咱们要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这个地方会出现这样的怪事?储物戒指里的东西居然会不翼而飞?”

向前仰头一口美酒下肚,含混不清地道:“这天底下怪事太多了,尤其不要得罪那些身负异能地家伙,不然,那个,不然好像就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归宇狐疑地看着向前:“你说什么呢?谁得罪谁啦?什么莫名其妙啊?”

向前刚想着怎么回答这倒霉孩子,就听到身边一声轰响。

“轰!卡啦啦!”继而就是响声不断传来,就像是高楼倒塌前的恐怖声音。紧接着,向前他们停留的地方开始龟裂,并不断向四周延伸。

二人急忙收起美酒,疯狂向巷道外逃窜。

在这个大幅压缩神通和神识的鬼地方,就算向前和归宇,也不敢冒险停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他们出得巷道,就听到好多声音喊道:“这处采集点已经出现坍塌预兆,大家急速撤离啊。不然,地裂天崩可是会化为虚无的。那可是连轮回都不可能了。”

好在一个时辰之后,这种剧烈的震动慢慢减弱消失了。不久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于是,各种声音又出现了:“虚惊一场啊,还以为真的要地裂天崩了。不过,还是要时刻注意啊,一旦再发生这种声音和这样的震动。大家就快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

厦门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诸城市中医院
东莞男科治疗方法
榆林如何治疗牛皮癣
潍坊治疗卵巢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