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妻降临夫君请接招048决斗

2020-01-24 20:20:28 来源: 延安信息港

神妻降临,夫君请接招 048 决斗

十五蕊独自回到房间里,已经是深夜,她又累又困,后背的伤依旧疼痛,奈何她独自一个人又够不到伤口,只好胡乱清洗一下便趴在床上睡觉。

睡意朦胧之中,她只觉得后背凉幽幽,清清爽爽非常的舒服,身边似有人影晃动,不过眼皮太沉,撑不起来,也就任由得那个影子折腾。

十五蕊在心里舒心的想着,这样其实也挺享受。

第二日一早,十五蕊清醒过来,背上的伤疼已经消退,她麻利的起床,想去乐贤那边问问昨晚是怎么回事,他们去断月崖入口处干什么?

十五蕊一打开门,便被门口的炎辰堵了个正着。

“看你眼圈黑黑的,昨晚没睡好吗?”炎辰斜靠在她门边的一个木头柱子上,懒洋洋的问她,眉眼之中似是有什么气。

可不是没睡好?十五蕊拉耸着脑袋,伺候你这个大爷半天,然后又被血夕那个坑爹的货带出去折腾半夜,能睡得好?

十五蕊打了个哈欠,“是没睡好,啊,昨晚的布谷鸟叫得太欢快。”

炎辰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原来是被布谷鸟吵着了,我也被吵着了,没睡好,怎么办?”

十五蕊干笑几声,“你没睡好啊?那你再回去睡会,我还有事呢!”

炎辰挑了挑眉,“你是想去乐贤那边?不用去了,他和花容昨晚看神光看得很尽兴,现在估计都还没爬起来。”

十五蕊一愣,炎辰怎么知道这事?她忽而又看着炎辰完好如初的手臂,“你的伤好了?”

炎辰抬了抬眼,“吃饱了,自然就好了。”

接着十五蕊又指了指炎辰经常入定的山巅,“你今天不入定?一大早跑到我这里来干嘛?”

“守着你啊,难道你想我去入定?然后再去会你的小情人?”炎辰淡淡的瞟了十五蕊一眼,道:“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入定。”

听到小情人几个字,十五蕊登时又冒起火来,“都说了我和血夕只是普通朋友,哪里来的什么小情人!”

炎辰看着十五蕊,若有所思,脸上的笑意更盛,“只是普通朋友么?还是那句话,欺骗了本少主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然后炎辰又做了一个嘴形,笑意更浓,代价。

十五蕊脸募地一红,她当然知道炎辰说的代价是什么,上一次就已经付出过一次代价了,她墨迹半天,尴尬的说出一句,“呃,我哪有欺骗你?”

话一落音,张开的嘴还没来得及闭上,十五蕊房门前的半空中什么东西“砰”的一声炸开,漫天飞舞的粉红色花瓣,絮絮扬扬,花瓣在空中飘飞得够久,渐渐组成了一个心型,然后,旁边还有几个字。

赫然写着,十五蕊,我爱你。

落款写着血夕。

几个字皆由花瓣组成,却舞,照在十五蕊震惊的小脸上,粉嫩粉嫩。

十五蕊顿觉脸上被什么东西打得“啪啪”作响,生疼生疼的。

“还说没有小情人?都欺负上门来了。”炎辰忽然走出柱子的阴影,一把搂住十五蕊,一只手将她的脑袋固定,然后霸气的俯身下去,将她还未闭上的嘴唇一口咬住。

炎辰这一吻来得汹涌,将近两日的憋屈悉数发泄了出来。

十五蕊粉嫩的脸顿时红霞纷飞,这的,附近又有人,被看到了她怎么好意思?十五蕊用力向后推着炎辰,挣扎着想离开,炎辰却一把将她搂得更紧了,还将她往怀里使劲按了按。

十五蕊咬牙切齿的想这丫肯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知道什么才这么做。

血夕和孟远安,孟兰纳自然是在不远处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本来他们计划好,一大早过来想给十五蕊一个惊喜,没想到却看到这么一段。

炎辰原本站在柱子后面,血夕等人所在的方位刚好看不见他,只能看见十五蕊从房间出来,然后不知道忽然从哪里蹦出来一个人,搂着她就吻!

孟兰纳立刻捂住双眼,脸颊绯红,“哎呀!这个怎么能看!这些人太不知羞耻了!”

虽是这么叫唤着,她的手指还是不由自主的敞开几条缝,心想那个女子要是是她该多好啊。

血夕头顶上几乎都要快冒出烟来,怒极的他拖着飞镰就跳过去,在小院子里跺着脚大吼,“决斗!小爷要与你决斗!”

炎辰这才放开十五蕊,转过头对着血夕,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容,眼角处厉光四射,“奉陪到底。”

四个字说得又狂又拽。

一红一白两个身影就此在院子里打了起来。

十五蕊羞红了脸,用手将她红肿的唇捂住,转身进了房间,“砰”地一下甩上了门。

她觉得她近被霉气附体,简直就是倒霉透顶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院子里的打斗声消失,炎辰一脚踹开门,坐到桌子边。

十五蕊趴在被窝里,从缝隙中偷偷看着炎辰,不用想也知道,血夕肯定输了,但是看炎辰铁青着的脸,想必他也没有讨到好,看来今天血夕是尽了全力。

炎辰小坐了一会,然后又转了出去。

炎辰和血夕的这一次决斗,炎辰几乎可以说是大获全胜,至于为什么打了这么久,那是因为他一直拿着血夕在狠狠的出气,一直在狠狠的虐,敢觊觎他的人,他怎么能轻易放过?

至于为什么脸色不好,那是因为炎辰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细数起来,炎辰其实也没有过谈恋爱的经历。从小到大他都专心修炼,哪里有空去研究这些?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他对于十五蕊,两人为什么一开始那么别扭,还白白的生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气。

那都是因为他不会表达他的想法,不会哄女孩开心。

血夕的所作所为,给他上了一堂很好的课。

怎么他就没有想到这些办法呢?谈恋爱看来也是一门学问。

炎辰学习能力超强,现学现用,这不,就坐在桌子旁那一小会时间他就已经想得很清楚很明白。

等他再一次回来时,手里端了饭菜,两菜一汤。

十五蕊饿极了,也不客气,坐到桌子边就开始吃。

她忽然觉得乐贤的手艺怎么变好了,这一次的饭菜比以前的好吃了不是一个档次,小菜清脆,汤羹诱人,十五蕊由衷的赞叹道:“乐贤做饭的手艺又精进了啊!”

炎辰在旁边撑着头,他仔细看着十五蕊的目光似是有点受伤,良久,他温柔的道:“你怎么知道是他做的?”

十五蕊一愣,这气氛怎么有点奇怪?炎辰怎么看起来好温柔的样子?连带着整个房间都温馨了起来。

十五蕊不敢置信的问,“难道是你做的?”

炎辰幸福的点点头,“恩。”

十五蕊惊奇的反问,“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

“这个需要学吗?”炎辰目不转睛的盯着十五蕊,似是在欣赏一幅名画,他说出来的话温柔得能掐出水来,“用脑袋想想就会了,专门给你做的。”

十五蕊伸手摸了摸炎辰的额头,“没发烧啊,你抽什么筋?”

怎么一夜之间感觉好像什么都不对劲了。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苍南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怀化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赤峰重点男科医院
枣庄治疗宫颈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