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香国 第四十八章 雨后彩虹

2020-01-16 14:08:04 来源: 延安信息港

众香国 第四十八章 雨后彩虹

莺歌燕舞,声媚如骨,当初罗鹦鹉猝然降临,一曲修罗霓裳舞,魔音震荡赵朴斋早的心神时,他就远远听到还有几名女子叽叽喳喳的声音。此时佳人纷纷穿叶绕枝而来,让他很是大开眼界。

怪不得临行之时,高亚白给他说:千万别看女阿修罗的眼睛,看着看着就爽死了!这高亚白也是信口开河,人云亦云。

这些个精灵般的女阿修罗,不光眼睛,看那儿那儿爽!

罗杀暴猿般的獠牙闪着腥红的光,像鸟翅一样的眉毛耸动,突然长身而起,掉转毒龙电光钻,向赵朴斋杀气势腾腾的逼去,如同在看一颗人形灵丹,血红的眼珠中满是贪婪之色。

他目光闪动,抬头向赵朴斋看去,感觉越来越诱人,如同看着一道美味佳肴,似乎在向他招手,只差没有说快来吃我吧!

罗杀突然想起那个让他心头火热的古老传说:“天生灵体,生而神明,能诵大神咒、大明咒、无上咒、无等等咒!根本不需要修为的支持,一切有魂无实的灵体,那怕十八层地狱的恶鬼,都能被这四种咒语度化,拥有鬼神莫测的功能。”

红尘世界三宫十门,就有鬼神门,门徒身穿黑红号衣,他们有邪法,能让死人乖乖行走,越过千山万水,人人敬畏。他们身上永远散布着腐尸的气味,凶猛的藏獒、深山的猛虎,远远见了他们,也要灰溜溜的逃跑。他们是行走在幽冥中的群体,胆敢深入十八层地狱,抓捕恶鬼,炼制鬼尸,鬼尸双腿如弹簧,颤颤悠悠,力大无穷!

“灵体,是天生灵体!不然他的器魂毒蛟不可能这样就被度化掉,甚至磨灭龙珠中的禁制。”罗杀似乎瞬间明白了罗鹦鹉苦苦卫护赵朴斋的原因:“干掉这个异界盗花贼,抽取他体内的五行灵根,自己就几乎拥有了半个灵体之姿,真是天助我也!”

罗杀仿佛已经想到自己的电光钻牵制住反水的毒蛟器魂,自己“嗖”的一声,落在梭舟般的孔雀翎上,慢条斯理的伸出利爪,啪的一声掀开赵朴斋的头盖骨,抽取出他体内的五行灵根,雄啖大嚼生吞活吃的美妙感觉,让他忍不住嘎嘎怪笑不止。

赵朴斋到底是伪火灵根,是天生神体,还是天生灵体,亦许只有紫府开神,洞悉胞宫中朝圣楼内梦幻般的小人后才能浮出真想。

这个大漂泊的修真时代,天灾**连连,出门寻梦的也多,失踪的也多,出的事也多,魂儿都回不去了,冤魂野鬼的到处窜荡。

“青龙旗中古龙魂!周天界里世界桥。”龙气翻卷,赵朴斋倏忽踏入阿修罗世界,在白鹿原上,虚空披袈裟,木鱼声声,口诵咒语,度化亡魂,到是颇具灵体气象!

罗杀大喜过望,再也顾不上脖子以下的事情,江山美人,需要的是实力,的实力。他悍然转身,掉转毒龙电光钻,虚空纵跃,如同一头暴猿,嘎嘎怪笑道:“人形灵宝,老子来啦!”向赵朴斋纵跳而去。

“糟糕,罗杀这小子好死不死怎么就突然掉头暴袭这异界盗花贼呢?难道他看出了什么端倪?”

罗鹦鹉心中咯噔一下,她斗罗惊寒和罗放,浮屠金铃发生诡异变化,感受诸行无我印的神变化,触摸到诸行无常印的幽幽之路,根本没顾上关注赵朴斋,一切尽皆掌握,高下由心。连忙娇喝道:“罗杀,你要敢动老娘种道之人一根汗毛,老娘发誓将你收入灵宝金铃之中,镇压七七四十九天,活活炼死你。”

她与罗杀同属于部落新秀,一起摸爬滚打多年,深知这家伙的厉害,虽然比她不及,但好歹是修成诸行无我印的炼气士。她能看得出,赵朴斋不过是武道修为,虽然有种种神异表现,但根不可能是炼气士对手,甚至稍稍碰触,就会被电光钻撞得尸骨无存魂飞渺渺,而罗杀居然元神驱动电光钻在前,暴猿般的身体随后跃起,居然一出手就是排山倒海的双重打击,对她的警告冲耳不闻,反而去势更急。

但是罗杀暴猿般的纵跃之姿和振动突击的电光钻突然停顿在虚空,顿了一顿!因为在这时赵朴斋对他做了一个动作。他朝他仰起脸,并举起右手,把他那根男人的狂野的食指竖在阔唇中间,就像在示意他千万不要做声。这可以看作这是一个威严的暗示。

赵朴斋随后的言行举止,更是亮瞎了罗鹦鹉圆睁的凤眼,元神震荡,大如浮屠的金铃差点失去控制,一阵晃动。

“妈蛋!”罗鹦鹉痛苦的呻吟一声!水往低处流,这家伙,居然地涌金莲,如同高压(水)枪般,一股金黄的液体冲起老高,呈抛物线直奔踏空而来薄纱遮体的唐诗诗、宋词词、元曲曲,像架起一道雨后彩虹!”

“故人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月胜春朝。睛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赵朴斋莫名其妙念出一段诗词,居然往前走了几步,像个男子汉一样,顺风撒了一泡尿,把金黄的液体撒到尽量高远的密林中。舒舒服服的抖了一下机机。

三位女阿修罗居然踏着彩虹之桥,漫步而下,笑道:“咦,这个异界盗花贼迎风尿尿,还尿得这么有风采,真正是有异国风情,精力十足,一会把玩起来,肯定别有一番风味!”丝带绕身的罗诗诗娇笑道。

独角兽罗词词是个声音媚得像木瓜,一动就流白水的女人:“好想采补了他!”。

该死的变性女阿修罗目光落在赵朴斋抖动的机机上,眼睛一亮,目如春水,咯咯笑道:“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估计倍有嚼头!”

“好贼子,死头临头,居然如此亵渎我族三朵精灵花!”罗杀这才反应过来,眼中喷火的望着赵朴斋,贪婪和愤怒齐现。

赵朴斋涎水横流,随口道:“那不叫亵渎,那叫雨露。没听说过嘛,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憨货!”

好男儿四海为家,观天观地观风情,赵朴斋有种不虚此行的感慨。这哥们,不愿去打怪,什么修罗狼,什么修罗鸟,惊鸿一现,那有鉴赏天下美女,其乐无穷!

罗杀勃然大怒,眉心紫府洞开,诸行无我印高速转动,元神驱动毒龙电光钻高速转动,不过,毒蛟魂身已然易主,他的灵宝充其量只能称着电光钻,威势虽然惊人,在赵朴斋眼里,如同绣花枕头般不中用,居然没让他感到多么致命的危机。

但是,赵朴斋很生气很生气,他的无限遐思,那美妙的一切,都被贪婪蒙蔽、杀机森然的罗杀搅乱了。

与此同时,罗放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无比的得意,道:“鹦鹉姐,和我争斗,居然还敢分心,我要彻底打败你,征服你,让你一天到晚都给老子跳活色生香的修罗霓裳舞!”

罗放眼见风翅火麒麟压得罗鹦鹉抵挡艰难异常,实不知那是罗鹦鹉在吞噬风翅火麒麟的精华,感悟诸行无常印的变化。此时见罗鹦鹉分心,忍不住狞笑道:“鹦鹉姐,现在就是败你之机!”说话间悍然祭起风火轮,一股晦涩的气息瞬间弥漫,就见钢铁轮毂般风火轮越来越大,轰隆隆的撞向罗鹦鹉。

汕头市第二人民医院
广西桂东人民医院
湖南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江门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威海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