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伴星眠

2019-06-26 00:38:54 来源: 延安信息港

南方的记性一向很好,所以几乎在一瞬间之内就认出了这个她曾在宴会上遇到的姑娘。*杂■志■虫*她笑着走过来,对着萧寒道了声“师哥”,又对着南方道,“南小姐。”南方微微颔首,却是没说话。反倒是萧寒有几分惊讶,“嘉珂?你怎么来了基地?”沈嘉柯扬了扬手中的资料,笑道,“过来取几份资料做备份,本来是打算今晚连夜赶回去的,但又一想我们已经许久没见面了,所以和白洛问了你的行踪,就过来了。”她又看向南方,语气颇为抱歉,“我不知道你在和南小姐说话,没打扰到你们吧。”南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姑娘的心思澄澈,所以微笑回应道,“没有,我们本来也没说什么。”萧寒看了一眼她手中的资料,缓缓道,“这个事件不容小觑,虽然魏肖能力出众,但是务必告诉他千万小心。”沈嘉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既然你们在谈话,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先聊。”说完,对着南方笑了一笑,然后转身离去。两人被沈嘉柯一打岔,也忘了之前谈话的内容,于是萧寒带着她去了食堂。在食堂里,南方见到了龙魄的大多数成员,他们一一笑着给她打招呼,笑容温和,语气真诚。只有黎轲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趁着众人说话的间隙,悄悄地问南方,“你真的是萧大的青梅吗?当初为了学业,所以去了美国,让我们萧大苦等你四年?”“呃……”,南方顿了一顿,竟然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正为难之际,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道声音,“我觉得这两天忙着训练那群备选成员,是不是对你们太过于放松了?要不然吃完饭五公里越野?”黎轲闻言,脸色大变,道,“萧大,我刚刚就是向南姑娘问了一下你小时候的英雄事迹,真的,南姑娘说你小时候就格外英勇,经常……劫富济贫。”听着黎轲这驴头不对马嘴的话,南方支着桌子笑得乐不可支。看着自家老大那深不可测的眼神,黎轲终于缓缓低下了头,像个犯错事的孩子。萧寒虽然平日里对于队员格外严厉些,但实际上还是很爱护这些队友的,所以倒也真没让他去越野,只是看着他这孩子气的模样,对着南方笑得一脸无奈。等黎轲走后,萧寒在她旁边坐下来,很认真的说道,“他们说的话你不用理会,都是说着玩的。”南方摇头,笑着放下手中的筷子,只是道,“我大约可以猜出来你这四年里在部队的日子,他们说的到底有几分真假,我还是知道的。”语气稍微停了一停,又说,“当初一走了之,是我的不对,可是,除了远赴国外,我真的没有别的选择。”四年前,她孤身一人远赴国外,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罪,也曾遗憾当初抛下那些好友,但若说后悔吗?她想,应该是没有后悔过的。如果时光倒退,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那么她的选择依旧不会变,因为她心里知道,远走海外,是她那时的选择。萧寒只是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他平时很少做出这种亲昵的举动,更何况这还是在基地的食堂里,心神飘忽之际,她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我知道。”这么多年,我知晓你内心所有的苦痛与悲伤,我也知道你所有的不易,所以,我选择等待,哪怕担心你回国的时候双手会挽着另一个男人的胳膊,我也依旧选择等待,还好,时光不曾亏待过他,他等到了,终于心愿圆满。吃完饭后,萧寒送她去自己的宿舍休息。等安抚好她之后,他又独自出了门,前方不远处还有一个小屋子灯火通明,在那里,还有龙魄的所有成员在等着他。舟车劳顿,南方确实累了,奈何心中有事,这觉睡得终究不是很踏实。只休息了半个小时,意识便又渐渐清明,醒来后发现屋内没有萧寒的身影,于是抬眸打量,发现室内的摆放比起堇色园的简直云泥之别。但摆设虽然简单,却很有序,颜色单一,是他的风格。下了床,胃有些痉挛,于是烧了壶热水,在等水开时,眼睛不经意看向窗外。不远处,基地仍然有灯光照耀在那些训练的成员身上。泥地里,有成员在赤手搏斗;训练场上,有人在奋力奔跑;但不远处的台阶上,却有一道身影久久静立。南方仔细一瞧,却发现那是沈嘉柯。在大脑还没反应之时,她已经站在了沈嘉柯的身旁。到底是部队里出来的,刚一接近,她便已抬眸望来,见是南方,全身上下紧绷着的劲儿又渐渐松弛下来。正考虑着要说点什么打破僵局,却没想到她已经先开了口。“我没来训练场已经很久了,自从父亲执意让我远离部队后,我就很少有机会来基地。今天一早,魏肖说要一份资料,我想也没想就主动来了,不是因为我很能干,而是因为这基地里有我想见的人。”说到这,她也不管南方听到这话是如何反应,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可能不知道这是种怎样的心情,一路上,我深吸了无数口气,我暗暗告诉自己,只要见他一面就好,只见一面,从此后,我就放弃我所有的痴心妄想。我从白洛那里问到了他的位置,可是在远处看到你们俩谈话的身影后,那一瞬间,我所有的伪装通通溃不成军。我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向你们打的招呼时候,只是,在转身离去的那一霎那,我的眼泪便再也不由我控制了。”她又用手指了指训练场,“仔细说来,我与他们一样,当时就是在这个训练场上结识了他,他是我的训练军官。每年龙魄都会为基地培训很多的特种兵,他们大多是男性,我是一个例外。也许是得了我父亲的照顾,他对我总是格外严厉些,别人要跑五公里,我就要跑六公里,别人到了饭点可以去休息吃饭,只有我不行,我总是要加练一轮。”“当初,我反抗过,我对他说,我不服,凭什么大家都是一样的底子,我就要加练一轮,直到现在我都记得他那晚的眼神,带点追忆,带点悲伤,但更多的却是深深的遗憾与愧疚,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我的身上会有这么丰富的情感。于是,自那时起,好像对他的不满情绪就变成了格外关注,比如,他今天吃了什么菜,我就要吃一样的,他每天训练我们的时候,我都变得格外认真。”“他对我也似乎格外关照,除过训练场上的严厉,他对我简直有求必应。基地里都没有热水,可是考虑到我我每晚都要洗澡,于是他特意为我接了热水器,我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看着我说,女孩子嘛,就应该活得快乐舒适一点,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好像要透过我看向谁,可那时我已经沉浸在了喜悦中,根本没发现他的眼神所向,所以那一段时间我都以为他对我是有感觉的,可是雪柳的一句话彻底惊醒了我。”说到这,她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也是那一次,我才从她的嘴里次知晓了你的名字。雪柳告诉我说,队长已经心有所属,那个姑娘的名字叫南方。我觉得不可思议,我说怎么可能呢,他明明对我那样好,于是我跑去问他,我说你是不是早就有了喜欢的人,他看着我说,是。我盯着他的眼睛问他,是谁,他说,那个女孩儿叫南方。这是我第二次听到你的名字,那一瞬间,我觉得天都要塌了。我说,那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他笑得极为苦涩,他说,谁知道呢?也许是有一瞬间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又或者是想通过对你好来弥补她。”“你知道从你的心上人嘴里听到这些话的感受吗?这种感觉真的不亚于心如刀割。那段时间我颓废至极,我该是恨他的呀,恨他这样不顾及我的感受,那些话又说得如此伤人。可是,怎么办呢?我还是忘不了他啊。后来知道了你远在国外,我以为自己还是有机会的,于是我始终陪在他身边,他曾那样狠心的拒绝过我,可是情不自禁,我始终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直到那晚的宴会上,我次见到你,看到他望向你的眼神,我就知道我输了,输得彻彻底底,一败涂地。但我终不是输给你,我只是输给了他的坚持与深情。”“这次来基地,我是打算来告别的,想着再见他一面就彻底死心,但你若问我真的死心了吗,我又不能准确的告诉你。”她笑得颇为悲伤,“所以这次告别后,我打算放弃他,去找寻真正的自己。这四年来,我有点累了。若放在四年以前,我从没想过我会为了一个男人这般痴迷,但如今经历了,我也不觉得后悔,到目前为止,我都不承认你比我更,只是他深爱你而已。也许你很不错,但是我也不差。”听到身旁的这个姑娘说了这么多,南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按她的聪慧而言,她早知道沈嘉柯喜欢萧寒,可是如今她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告诉她,她曾经爱过萧寒,她却觉得心中五味杂陈。终,南方抬头看了看月色,然后说了一句,“愿你心愿得成,平安顺遂。”沈嘉柯笑容舒朗,“会的。”至此,再无言语。------题外话------至此,沈嘉柯的故事告一段落,当初设定人物的时候没想过她的具体故事情节,可如今写完了却觉得怅然若失,她是我较为钟爱的女子,如果后续完结的话,一定会试着写一下她的番外,在番外里,她一定会有好的结局。另外,你很好,但我也不差,这句话是我高中时期一个姑娘在回家的路上告诉我的,她是我初中结识的朋友,我们一起上了高中,那年夏天,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她对我说,你很好,但我也不差。这句话我始终不曾忘却,如今写给嘉柯,越她有更美好的人生,也写给我的那个朋友,也希望她平安喜乐,万事胜意。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成都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天水治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