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圣天下 百九十四章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2020-01-16 14:27:06 来源: 延安信息港

文圣天下 百九十四章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金辉渐欲迷人眼,何以逢生处?

苏文立身于小楼之前,举目扫过整座黄金殿堂,目色微凝。。。看全

绕了一圈,他与沐夕两人又重新回到了起diǎn,两人对于当年司马迁逃离之手段,仍旧一筹莫展。

“看来我们得在这里待些时日了。”苏文苦笑一声,看向沐夕的目光,带着一丝歉意。

沐夕摇摇头,声音中带着淡淡的疲惫:“若不是你,我早就死在欧阳克手中了。”

苏文走上前,扶着沐夕行至楼前台阶上坐下,关切地説道:“你的脚伤还没好完全,反正时间很多,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再找吧。”

沐夕没有拒绝苏文的心意,将手臂环抱在双膝之前,眼神似乎有些飘离。

不知道为何,苏文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竟然觉得沐夕的侧影有些忧伤,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説话,气氛沉默得有些压抑。

“也不知道现在是还是黑夜?”终于,还是苏文有些蹩脚地打破了这片沉默。

沐夕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将身子蜷缩得更紧了些,开口道:“应该是晚上吧。”

苏文似乎从沐夕的举动中捕捉到了什么,顿时问道:“冷?”

沐夕沉默了片刻,不着痕迹地diǎn了diǎn头。

其时正值秋初,按理来説气温并不低,两人身上都只穿了一件单衣,可是却不知道为何,沐夕竟会觉得有些冷。

苏文挠了挠头。站起身来,对沐夕开口道:“你等我一会儿。”

説完,苏文便准备回到甬道中。他记得昨夜在生火的时候,在洞口处好像还有一些枯枝,此时正好可以用来燃火取暖。

谁料,还不等他迈步离开,沐夕却伸出手来拉住了他的裤管,轻轻摇头道:“不打紧的,过一会儿就好了。”

苏文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尴尬了片刻之后,他还是老老实实坐回到了沐夕身边。

“是不是又有些困了?要不要再睡一会儿?”苏文看着沐夕那有些单薄的身影。忍不住开口问道。

沐夕没有回答,只是挪了挪身子,主动靠得苏文更近了一些,然后不由分説便钻进了苏文怀中!

苏文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觉得胸口一凉。他如同条件反射般搂住了沐夕的肩膀,顿时现沐夕的身体竟然冷得如同一块寒冰!

这是怎么回事!

苏文分明记得,之前他将沐夕背在身后的时候,沐夕的体温没有这么低,而且刚才在面对饕餮圣兽的时候,沐夕的表现也一切如常,这种凛冽的寒气仿佛是在一瞬间侵入沐夕体内的!

“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凉!”苏文惊声而道,也顾不得此时两人的姿势有多么**。反而心急如焚。

沐夕浅浅一笑,似乎被苏文的大惊小怪逗乐了。开口説道:“我的体质有些特殊,据説是什么绝阴寒体,所以有些怕冷,平日有才气镇压倒也无妨,如今在这里文海被锁,所以老毛病犯了。”

沐夕的这番话説得轻描淡写,仿佛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在苏文听起来,却是心头猛震。

怪不得沐夕如此好饮酒,不是她生性贪杯,而是为了压制体内的寒意!怪不得沐夕总给人一种冰冷孤傲的感觉,那也不是她的本性使然,而是绝阴寒体在作怪!

此时的苏文即便只是轻手搂着沐夕,也能从对方的身体上感受到一种比寒冰更加彻骨的寒意,那么对于沐夕自身来説,那得是一种多大的煎熬!

而且沐夕告诉苏文,这种寒气只能被才气所压制,那么,在她15岁之前,未入圣庙的时候呢?

那些日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念及此处,苏文不禁心生怜意,顿时将沐夕抱得更紧了一些,轻声问道:“以你们家族的力量,也没办法治好这种寒病吗?”

沐夕微微摇了摇头,低声喃呢道:“绝阴寒体可是一种非常宝贵的体质,家族珍惜还来不及,又怎么舍得将其祛除呢?这是圣天赐予我的天赋,如果不是因为这种体质,我又哪里能够有今日之文名?”

苏文一愣,心底不禁暗暗皱眉,在他看来,如此体质又哪里像是圣天赐下的礼物?反倒是更像是一种诅咒吧!

“以你们圣道世家的底蕴,又何必执着于一时之文名呢?”

听到苏文的这句话,沐夕的眼光悄然变得暗淡了一些,开口道:“你不懂的,若是我外祖还在的话,或许我还有选择的机会,可惜,我外祖死了。”

沐夕一言,顿时道尽了其圣者世家的无奈。

卫国云盛城的李家,作为卫国仅剩的两大圣者世家之一,从卫国开国之初,便承担着守卫整个卫国之重任。

但正如沐夕所言,乐圣李龟年的殒落,几乎给李家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各国对卫国虎视眈眈,其他圣者世家对于乐圣之遗藏垂涎三尺,如果不是妖族之威胁迟迟未能拔除,或许李家早就被各路豪强蚕食殆尽了。

然而,随着近数十年妖族的蛰伏止息,整片圣言大6已经沉寂了太久太久,人族十国之间的矛盾和火花也开始频频迸裂,比如説两年前燕国兵临戍北城,便是的例子。

所以李家急需一个能够震慑八方风雨的接班人,便在这样的情况下,沐夕的绝阴寒体被现了,于是自那之后,卫国多了一个大小姐。

绝阴寒体能够极强地提升人类的体质和悟性,是以沐夕自识字以来,立刻被冠上了卫国天才的封号。

三岁展现乐律天赋,五岁时已习得琴、笙、鼓、埙、笛等多种乐器。八岁便能创作简单的乐曲,而到了十岁的时候,沐夕对于诗词歌赋的造诣已经尽人皆知。她所欠缺的,唯剩文位的提高而已。

可以説,沐夕的诞生,成为了李家崛起的希望,也成为了卫国国门日后的屏障。

然而,凡事有利则必有弊,绝阴寒体虽然能够极大地挖掘人体内之极限。但其所带来的副作用也是常人所难以忍受的。

自沐夕出生以来,便无时无刻不再经受着如寒冰蚀体的痛苦,而且这种寒意会随着她文位的提升而变得越强烈。没有人知道到沐夕会不会生生被体内的寒气冻死,也没有人在乎这位卫国的大小姐终会不会彻底变成一块冰块。

对于沐夕自己来説,她从来都没有选择的机会,即便她体内的寒意会让她彻夜难眠。即便她的文位越高。便很可能距离死亡越近,但她仍旧不敢停下脚步,只能一次又次地将自己置身于更加冰冷的寒风之中,视死如归。

因为她是李家的希望,是整个卫国的希望。

因为她是大小姐。

所以之前在面对饕餮圣兽永生之诱惑的时候,沐夕内心的**比苏文强烈更多,因为这很可能是她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可惜,饕餮圣兽之所语只是满堂谎言。

苏文不是圣者世家中人。更不懂所谓天下大义,但他却隐隐从沐夕的脸上。看到了他从未见过的苦涩。

苏文的心中忽的一颤,仿佛被触动到了柔软的地方,于是他微微一叹,柔声道:“所谓之文名,其实到头来不过是一道道枷锁罢了。”

沐夕嫣然一笑,开口道:“所以我一直都很羡慕你,甚至于,很多时候,也有些嫉妒你。”

“你不过是临川城的一个普通书生,却有真正的圣者之才,能于春熙楼一词惊四座,你明明偏安于黄梨街一隅,却敢于只为一青.楼女子将自己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世人皆知你诗词全才,却没想到你的书道、画道、琴道皆有所成,甚至便连做饭烧菜也有不凡的造诣。”

“到底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呢?又到底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呢?”

苏文毕竟没有唐吉那般的厚脸皮,听得沐夕如此夸赞,只好摇摇头苦笑道:“各家人知各家事,就像在今日之前,我不曾知晓你竟然遭受了如此痛苦,你自然也想象不到,有多少人在盼望着我死去。”

沐夕认真地diǎn了diǎn头,她知道苏文説的是实话,徐家自然就不必多説了,如今在试炼途中,苏文还接连招惹了无双书院、天澜书院,甚至还有一个圣者世家的欧阳克!

可想而知,等苏文回到鸿鸣书院之后,便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

沉默了片刻之后,沐夕突然抬起头来,嘴角带着莫名的笑意,轻然开口道:“如果你对付不来的话,我可以帮你啊。”

一时间,苏文仿佛恍若隔世,曾记得其时在花魁大赛的时候,为了学习漫天雨蝶之伴曲,苏文曾特地求助于当时并不熟悉的沐夕,而后者也説了一句相似的话。

当时她説的是:“我可以教你啊。”

不同的两个时空,却是似曾相识的一番景象,让苏文心头微震。

他低下头,仔细地注视着沐夕的双眸,突然自心底升起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沐夕似乎习惯了微笑,她嘴角的弧度再不如一开始的时候那么不自然,反而越来越柔顺,越来越动人。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苏文与沐夕之间突然建立起了一种的信任和依赖,州考时苏文从沐夕口中听得内战二字,便断然不疑,执笔轻书。面对饕餮圣兽之时,沐夕只是听得苏文一声暴喝,便决然而退,不问因果。

苏文搂着沐夕那如寒冰般的身体,凝视着她那双明媚的眼睛,从来没有现,原来沐夕是一个如此好看的女孩儿。

一时之间,情难自禁。

于是苏文的头俯得更低了一些,而沐夕也只是专注地看着他,竟没有丝毫躲闪。

然而,便在此时,一道声音,却突然自石门之处,不合时宜地响起。

“那什么,或许我来得不是时候?”

苏文顿时如遭电击般猛地一震,然后抬头朝着远方望去,随即看到了那一颗金光闪闪的大光头,以及那从未改变过的灿烂笑意。

“百事通!”

==================

ps:下一更必然是在凌晨了,争取凌晨能写出两更来就了。另外虽然现在晚了一些,但毕竟光棍节还没过去呢,还是在这里祝各位单身的书友们早日脱单,尽快找到能够相随一生的另一半哈!

突然现,在光棍节这一章,是不是也如皓马那般不合时宜呢?作者君真不是故意的……未完待续。。

四会市人民医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上锦南府分院
郴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潍坊白癜风权威专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