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454章为情痴狂

2019-06-26 06:16:57 来源: 延安信息港

“中不中计,我无所谓。我今晚要的是秦川的命。”历三水红着眼道。赖江山没办法,只好再度威胁道:“三爷,看在你曾经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脚下踩的可是我的军火库,要是不慎失火了,你这么精贵的人可是要跟我陪葬的。”“哈哈。”历三水仰天大笑起来,“我在意的人也在这,托你的福,生不能同巢,死后换个同穴也不错。”牧野闻言愣了一下,她的行踪被发现了吗?为了速战速决,她也顾不得将自己暴露在山猫帮帮众面前的危险,她迅速把手里的枪从沙漠里伸出来,瞄准赖江山直接涉及。漫天的大火照亮了沙漠,摇曳的火势里赖江山根本看不清每个帮众脚下沙漠堆里的变化。他只是万万没想到,可以自立为国的历三水可以为情痴狂到连自己生死都不顾的地步。“三爷,我真不哐你,城里被炸的只是一个小军火库,大的那个就在我们脚下。只要我半个小时回不去,我手下的人就会点燃。”赖江山说着扬起手眯眼看了下表,一副解脱的表情道,“现在只剩一分钟了,你要不珍惜自己小命……”我也没办法。赖江山话还没说完,眉心便有血迹渗了出来。血流满他的脸,他就这样睁着眼睛,在一脸得意中死了。他的手下听到他的话,再看到他被人伏击死了,不要命的往两边跑去,生怕发生爆炸死在这里。山猫帮的帮众也不例外,听完赖江山的话,拔腿就跑。只有白渊发现了势头的不对,提醒历三水道:“三爷,再不走来不及了。”“滚!死我也要和牧野死在一起!”历三水一把推开白渊,朝着牧野所在的地方跑去。秦少他们经历三水的提醒,知道牧野来了,可环顾一周,四面都是沙漠,根本找不到牧野的人影,只看到历三水跌跌撞撞的朝着他们所在这边跑来。秦少愣了一下,随道了句“撤”,便朝着历三水所跑的方向跑去。薛城反应快,三两步已经追上了秦少的步伐,并已经在历三水跑的方向里计算出了牧野的所在地。蜥蜴认为开心果是他的朋友,他不能丢下他,便也跟着秦少跑了。屠夫则是不远不近的跟着蜥蜴,随时做好去保护他的准备。胖子、蜥蜴看不懂这几人完成任务了还朝着赖江山军火库的上方跑个什么,便朝着城里跑去。牧野见势头不对,这几人怎么都朝着她跑来了?这不是摆明了来送死吗?她从沙漠里爬出来,刚道了一句“回去”,爆炸便在眼前五米左右的位置发生了。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地底下跟原子弹爆炸似的掀开一个巨大的口子,火光烟尘源源不断的从地底下冒了出来。“哗——”沙漠表层的沙子被这股巨大的爆发力给掀到半空中,随后落了下来。牧野只觉被一个庞然大物扑倒在地,耳朵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再也听不到声音了。随后她感觉到有人将她死死的抱住,而身体上的重量也在逐渐增加。牧野没能看到身后发生的这一幕,但蜥蜴看到了。他看到历三水跑去扑倒牧野之后用身体把牧野压在身下,随后用手捂住牧野的耳朵,生怕爆炸声吓到她。秦少、薛城几乎也是同一时间扑过去抱住牧野的,不同的是秦少快了一点,把牧野死死的抱住,而薛城则是给历三水和秦少当被子,只能隔着他们两人把牧野保护住。蜥蜴及屠夫走在面,他俩也是离爆炸源近的两人。屠夫意识到地面的耸动便一把将蜥蜴扑倒在地,将他护住。这爆炸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慢慢停息下来。被炸飞的武器残骸随着爆破的那股力,飞得到处都是,有不少就砸中了趴在地上的人。蜥蜴感觉到身上渐渐湿了,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屠夫可能为了护住他,受伤了。他小心翼翼的从屠夫身下爬出来,看到一个巨大的铁框架压在屠夫胳膊上,而屠夫的胳膊却被切成两截时,他心痛的都快滴血了。“你怎么那么笨,被砸中了,居然连叫都没叫一声。”蜥蜴把屠夫抱在怀里,边朝没发生爆炸的地方跑去,边哭诉道。“不哭。我不……疼。去……帮开心果,她快不行了。”屠夫虚弱的抬起另一只手帮蜥蜴擦掉眼泪,断断续续的道。蜥蜴寻了个地方把屠夫放下来,随后跑去薛城他们扎成的人堆所在的位置。薛城在上面,他被废铁砸中了腿,血源源不断的从他腿上流出来,看起来十分骇人。蜥蜴哭着清理了薛城身上的残骸,把薛城抱到屠夫旁边的时候,薛城的脸都还是看向牧野所在的位置的。蜥蜴连忙跑过去,把秦少、历三水一一从牧野身上拨开。秦少、历三水、牧野他们三人在发生爆炸时,离爆炸源太紧,被爆炸冲击波给弄晕了。尽管如此,秦少、历三水这两个强悍的男人依旧死死的护着牧野。蜥蜴把他们处理好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少了两个人——胖子和蝙蝠侠!他想过去寻找,却被屠夫以“爆炸很有可能还没结束”制止了。无奈之下,蜥蜴只好进城找来一辆车,把秦少等人运回秦少的休闲吧去。所幸这吧里什么药都有,而屠夫虽然被炸断了右手,可左手依然还能动。他简单的给自己处理过后,让蜥蜴喂牧野、秦川、历三水吃了药,开始替薛城处理伤口。他开始以为薛城的腿仅仅是砸伤了而已,这一看才发现薛城不仅腿被砸断了,而且必须截肢。屠夫手断了一只,处理不了,只好叫来历三水的医生帮忙处理。薛城流血过多,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但他依旧拒绝打麻药,他就这样定定的看着牧野,直到整个截肢手术做完都没有要闭眼的意思。他强悍的意志力震惊到所有人,可他们却又无能为力。看不到牧野安好,谁劝他都不会闭上眼安心休息的吧。次日,牧野在一阵耳鸣中渐渐醒来。她习惯性的扫了一眼周边的环境,见身侧的床上分别躺着秦少、历三水、薛城,她的心才放心下来。可随后不到一秒,她的心再次揪了起来,她居然看到薛城只有一条腿了!就在这时,门被咯吱一声推开了。她抬头一看,是屠夫在蜥蜴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蜥蜴手里端着药碗,眼睛红肿得像是哭了一夜,而他怀里的屠夫,右手却不见了!屠夫脸色苍白,但精神头还不错。“怎么回事?”牧野问道。蜥蜴汲汲鼻子,回道:“就你看到的这样。薛城腿没了一只,秦少因为薛城的保护,耳朵聋了一只,历三水虽然看着全乎,其实两只耳朵都已经被震聋了。”牧野心底咯噔一下,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他们都是为了保护她,才会这样的。“开心果,你千万别哭,现在我们这只有你我还是健康的了,照顾他们的事情得由我俩做,你要是倒下了,我岂不会被累死?”蜥蜴按着屠夫交他的话,调侃道。牧野连忙擦掉眼泪,下床道:“他们伤成这样,暂时走不了。我得先去把初七找回来。”“你还是先喝药吧。”蜥蜴把手里的碗递过去,解释道,“昨晚刘海跟我们一起行动,秦少嫌刘海没本事,被赶去照顾初七去了。今早刘海已经带着初七从地道里回来了,他俩担惊受怕了一夜,刚在隔壁的房间里睡下。”牧野一口喝完药,跑到隔壁亲眼看到初七和刘海睡在床上,才送了口气。她转身去厨房煲了个汤,汤做好的时候,屋里睡着的人都醒了。牧野看着睡在床上打着氧气,吊着点滴的薛城,端来睡帮他擦去脸上和手上的灰尘,随后端来一碗粥,一勺一勺给薛城喂了下去。薛城一直盯着牧野,一言不发,只有嘴角偶尔扬起的弧度让人知道他现在心情很不错。牧野喂他吃东西,他也很配合,就跟个刚学会吃饭的小孩子似的,吃完就长大嘴巴等着投喂。“那个……”蜥蜴见状欲言又止,终咬牙说道,“薛城做手术都没打麻药,一直睁眼看着你,直到现在,要不必你劝劝他休息一下,再这样下去,他身体会被熬跨的。”“你怎么那么傻?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真没必要对我如此。”牧野愣了一下,心底酸酸的,她劝道。“因为那是你。只有你,值得我如此。”薛城回道,“我错过了一次,不想再错过第二次。”牧野再次愣住了,问道:“你都知道了?”薛城点头。牧野囧极了,原来薛城早就在不知不觉间从她的生活习惯里判断出来,她就是慕野了。她再喂薛城喝了一碗粥,命令道:“睡觉!不听话就把你从这扔出去!”“你不会走吧?”薛城拉住牧野的手,虚弱的问道。“不会。”薛城得到了牧野肯定的回答,才闭上眼睡了起来。此时秦川、历三水已经起床坐在床沿观看良久了。如果说,每个病人都能得到牧野如此的照顾的话,他们这次英雄救美就算身体受了点伤,也是值得了。可惜牧野走到他们身边,除了把盛好的粥递到他们手里,什么也没做。历三水不乐意了,耍小孩气脾气道:“喂我。”“自己好手好脚的,不会吃?”牧野没好气的道了一句,说完她才意识到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三爷已经失聪了!要不是她,他也不会变成这样,深深的自责,使得牧野接过碗给历三水投喂了起来。秦少见状不爽的道:“你没必要伺候他。”“他已经聋了,为我也不可能一直陪在他身边,随他去吧。”牧野边投喂边说道。秦少扫了历三水一眼,见他笑容有些僵硬,便不再多言。他起身自己吃了东西,加入到照顾老弱病残的队伍里去——晚上他主动承担起了给病人洗脸、喂饭的活,历三水身上那股傲娇的小毛病瞬间好了,再也不会求喂了。薛城则是有苦说不出啊,他要是能自由行走的,现在早踹死秦少这丫的了,谁他娘的要个武力值爆表的男护士来照顾?秦少给他喂饭的时候,他俩总是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怼:“姓秦的,别以为老子缺了一条腿,你就可以把我的活给揽过去,我告诉你,牧野和初七这一辈子的饭都被我承包了!我这几天腿不方便,暂时允许你接管他们的伙食,等我腿好了,我就去安个假肢,照样跑得贼溜。”“行了,看在你救了我媳妇和我一次的份上,我不会赶你走,也不会阻止你当厨子,但是你得明白一件事,就你那渣手艺,我两天就赶超你,到时候别被我媳妇或者儿子嫌难吃而赶走。”“艹!老子前半生什么都被你抢了去,后半生你再赶抢我的活,我就吊死在你的卧室里,让你一辈子有阴影。”“……,算你狠!”……两人互怼了几天,牧野怕薛城被气出毛病来,偶尔会带初七来陪薛城聊聊天,或者削个水果什么的。薛城对于现状还算满意,因为牧野没因为他少了一条腿而嫌弃他,不理他,也没有因为他救过她而为他做牛做马或者低声下气。他不需要牧野的感激,他只要能留在她的身边,在她心底占有一席之地就可以了。历三水因为失聪而发了几天的脾气,不过没两天他也想通了,其实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也挺好的。首先,牧野还愿意理他,这说明他之前为了阻止牧野与秦少在一起所做的那些荒唐事,牧野已经原谅他了。其次,他可以彻底屏蔽牧野对其他男人讲的甜言蜜语了。重要的是,他还能拥有美好的梦——看到牧野笑的时候,他能幻想那笑容是给自己的。白渊给历三水配了助听器,历三水只有在面对山猫帮帮众的时候会戴,其余时候,他都沉醉在自己所幻想出来的世界里,经常一个人看着牧野发呆或者傻笑。可惜好景不长,薛城的腿才养好,牧野他们几人就提出了辞行。历三水不愿就此与牧野分开,终在牧野答应每年带着初七来无涯海域住一个月的情况下,答应了。为了牧野来无涯海域住的能舒适一点,历三水也打起了精神来治理山猫帮,他重建了涯城和漠城,还在无涯海域各地广布信号站,增强了无涯海域的治安管理。无涯海域在历三水的打理之下,开始洗白走向正轨,传统的贩卖枪支的产业链已经被他亲手掐断了,至于赖江山弄的X组织已经被他打散,还把组织余党全都交到国际法庭,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无涯海域渐渐成了一个以旅游而闻名的城市,只是漠城城外有一片烈士园,从不对外开放。这里面只有两个墓碑,每年牧野、秦少、薛城、蜥蜴、屠夫等人都会回来祭拜。这墓碑是胖子和蝙蝠侠的,在那一场爆炸里,他俩彻底留在了这里。牧野、秦少出无涯海域之后,没直接回国,而是去了M国。M国男婚合法,他们是去参加蜥蜴、屠夫的婚礼的。婚礼上,两人交换了戒指,就在牧师问两位新人,有什么对对方说的时候,蜥蜴自责的道:“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的右手也不会没了,你的医生生涯也不会就此结束。”“没关系,没了右手,我左手依旧能够抱你。再说,我从医也是因为你,现在你在我身边了,职业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屠夫的回答,震惊四座,前来观礼的牧野、秦少、初七、薛城、刘海、历三水等人发出了久久不灭的掌声。婚后,蜥蜴、屠夫跟着历三水回了无涯海域,其余的人则回过了。牧野、秦川回国后,件事就隐姓埋名,到草原上买了块地,过起了放羊牧马的生活。秦少的父母及陆春丽、林一想给牧野补办个婚礼,却被牧野拒绝了。她说错过的就错过了,没必要刻意挽回。几个老人尊重他们的决定,只是经常会想孙子想的发狂,勒令两人回城里让他们看看孙子。不管到哪,他们身后一直跟着两个人,薛城和刘海。薛城装了假肢之后,只是走路慢点,其他的根本看不出来,他履行承诺,把牧野的伙食承包了,每天变着花样的做菜,偶尔闲暇就远程打理下公司的业务,赚来的钱全都用在给牧野、初七买食材和礼物上。刘海主要负责带初七。他觉得他这一生签老大太多,做牛做马都还不完,而他能力有限,能做的就是当保姆,带好小初七。此时的华夏,跟前几年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牧野他们回国没多久,历三水送来了一份礼物,里面全是赖江山控制X组织时的罪证。其中,所有的证据都将国内的毒枭指向了宁成文的父亲。牧野联系过宁成文,宁成文让牧野不必顾忌他的感受,这是为民除害的事情,公事公办即可。终,宁父被关进了监狱。由于宁父在政界身居高位,他是毒枭这事件一爆出,全国便引起了轰动。当权者以权谋私,并依法犯法,不判死刑都不足以平民愤。宁父被处于死刑后,所有财产收归国家所有,而宁成文也从此消失了。有传闻,宁成文在宁父死前去看过宁父,但他具体在哪,谁也不知道。此外,牧野他们回来的时候,国内的娱乐圈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民娱乐垮台后,夏凡凡曾经的金主顾凯程的凯程娱乐曾在国内一家独大,随后凯程娱乐又被爆出顾凯程肆意玩弄女明星被击垮,随后oye传媒逐渐崭露头角,直到牧野回来,oye传媒已经成了国内的娱乐公司。郑佑前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见到陌生人说话都会脸红的毛头小子了,他成了国内红的金牌经纪人,手下一二线的明星就有数十人,比如上官远这种红遍全国却无人请得起的大咖都在他的手下,另外还有梁导这一类的大咖长期助阵,捧红了一波又一波的明星,在国内制作了数十步脍炙人口的作品。可是oye传媒也很神秘,至今公司的老板都没出来露过脸,每次需要签合约或者出息公众场合的时候,都是郑佑前代理,到他发言的时候,他总是会说一句:“我今天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并不是因为我喜欢这个行业,而是为了守住与偶像的一点联系,让他回来的时候能够时间看到我。就算他不会回来,我也想让他知道,他的公司,我替他打理的很好。”可能是郑佑前的执着感动了上天,某次公司新片举行发布会的时候,有个与粉丝互动的环节,让在场的粉丝写出自己的心愿,让工作人员收集起来,让明星抽,抽中了便会请粉丝上台,明星会尽其所能的帮粉丝实现愿望。那日站台的是上官远,对于这种无聊烂俗的环节,他早已失去了耐心,因为这些愿望无非就是签名、合影、拥抱之类的。台下粉丝一直在满含期待的尖叫呐喊,他只能耐着性子把节目做完。他抽到张的时候,愣住了,上面只有五个字:“谢谢你们,野。”上官远看着纸条上的字迹,双手颤抖,久久念不出来。忽然他看到台下有两个黑色的身影正穿越人群,准备离开,他急得把字条往郑佑前手里一塞,便不管不顾的跑下了场去。现场粉丝瞬间沸腾,把上官远堵死,郑佑前开始不明白为何上官远会突然失控,看到字条,连他都激动得忘了发布会还没做完,直接往后台跑了出去。可是,他出去之后哪还有牧野的影子,他一贯用来伪装的坚强瞬间被击垮,他往街上跑出好远都一无所获,只能看着川流不息的车子大喊:“偶像,你回来!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说。”不远处,有两个身影看着哭成孩子模样的郑佑前,其中一人心疼,戳了另外一人一下,问道:“真那么狠心,来都来了,也不回去看看?”另外那人回道:“有我在,他永远成长不起来。他现在这样其实挺好的。”“我看未必。不仅是他,还有你的粉丝……”话还没说完,另外那人便打断道:“没有谁能陪谁一辈子,他们要自己学会成长与坚强。再说,会进娱乐圈还不是因为X组织,现在一切问题解决了,好不容易可以脱身,过几天逍遥自在的日子,我何必回来?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不如连一丝希望都不给。”“我很庆幸,是你的男人,而不是你的粉丝或者合伙人。”(全文完)

本溪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通化好的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