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动九天百九十六章项轻狂

2020-01-24 21:21:51 来源: 延安信息港

魔动九天 百九十六章 项轻狂

没有想到一向高冷的哥哥会有这么耍赖的时候,萧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把掐在他的腰上,不过没有舍得太使劲就是了,“好了别闹了,赶快起来了。”

逮住她,又给了她一个绵长的深吻,差点再次插枪走火之后,萧寒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爬起来。

“感觉怎么样?”

萧雪感受了一下体内充沛蓬勃的元素力,兴奋地睁大眼,“我感觉我已经在一级魔神的了,只要一个契机,我就能直接晋级到二级魔神!”

萧寒也点了点头,她开心,他的心就满满的,要知道魔神晋升一级需要的元素力不是一般大,就是上古时候有天赋的神晋升一级也要大量的储备,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积累和修炼,哪有萧雪这样插上翅膀一样的速度啊!不过这也难怪,世上又能有几个人能够得到这的混珠呢!

不过比较奇怪的是,他发现,这两天两夜的吸收,他的元素力也增长了!虽然没有萧雪这么快,但是也相当于他平时修炼一年了,这倒真是意外的惊喜。

俩个人相携出了屋子,正巧埃利达带了人回来,看见萧雪时眼睛瞬间一亮,主人的气息更加强悍了!

一把将手中的人扔垃圾一样扔在地上,快步走了过来,“主人,您又找到混珠了?!”埃利达问的正式,可是萧雪有点羞窘,胡乱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地上破麻袋一样的人,连忙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埃利达楞了一下,摸摸鼻子掩住嘴角的笑,悄悄瞄了一眼心情大好的萧寒,也顺着萧雪转移的话题道:“这是我从嗜血沼泽里面擒来的,这个家伙是一个被黑魔法师操控的傀儡,他也修炼了黑魔法,不过还没有彻底变成黑魔法师,我刚才炼化了他的精神,得到了一些信息。”

埃利达说到这里语气压低了几分,有种阴森的压抑和急切,“嗜血沼泽的那个大魔头,已经清醒了!只是他现在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把嗜血沼泽的黑魔法师和爪牙都召集去了,主人,我们能不能尽快过去,我怕他们发现项大哥!”

而在同一时间,在嗜血沼泽中,一道黑影飞速的穿梭,所过之处就像一缕黑烟飘过,起起落落眨眼间就不见踪影,可不多时,这道身影又诡异地出现在原地,慢慢地显露身形,竟然是个身姿妖娆的黑衣女子。

她的脸孔被一层雾气笼罩,看不清容颜,但是隐隐约约露出的轮廓已是很美,她轻轻咦了一声,在原地站了几秒之后猛地起身,手掌中黑色的利剑乍现,接着狠狠地劈向沼泽之中!

一连串凄厉的哀嚎响起,沼泽中的嗜血魔兽全都翻滚而出,挣扎着往上面爬,挥舞着凶恶的利爪就要撕碎行凶之人。

那黑衣女子冷哼一声,周身的黑雾一下子涌动起来,转眼间就把红色的嗜血魔障之气给强行打散,嗜血魔兽们一下子懵了,这……这……这个人好强大啊!她只要一招,能秒杀他们!

“哼,你们这些家伙,见到本座还不行礼么?”那女子声音蕴含着一股三九天的冷意,但是听在人耳朵里却说不出的魅惑。

那些嗜血魔兽在她刻意释放的威压之下,已经都趴在地上了,急切地求饶道:“大人!我们有眼无珠,请您原谅!”

那女子并没有多为难他们,稍微收缓了一下气息,“本座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要是回答错了……”

她抬手间就把离她远的一个嗜血魔兽化成了黑灰,嗜血魔兽一阵惊恐骚动,但在她扫视之下,都蔫了下来,中间处一只的嗜血魔兽看起来像是首领的样子,竖起殷红的鳍,“大人请放心,我们定会知无不言!”

那女子满意的点点头,“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身高六尺,长相俊朗,额头有一道月牙形的金色印记,实力很强的男人?”

为首的嗜血兽沉思了一下摇摇头,“大人,我们没见过,来往这里的人也不算多,见过的我们都会有印象,您说着这个我们没见过。”

“轰!”

那女子又是狠狠一剑劈在了嗜血沼泽中,一股极为狂暴的能量宛如巨大的风暴将所有的嗜血魔兽都卷入其中,那剑端凝聚出来的黑洞像一个邪恶的大口要将他们都吞入腹中!

“大人饶命!我们真的没见过啊!”

“大人!我们没有撒谎!真的没见过这个人!”

那女子根据本不为所动,对于她来讲,屠掉整个嗜血沼泽的魔兽都无所谓,她哪怕是翻个天也要将那个家伙找出来!

“哼!你们是这里的主宰魔兽,那个人在这里躲避了这么多天你们能不知道?”

“等等!大人您说什么?!您说他一直躲避在沼泽之中?!我之前是看到一个人潜入了沼泽底部,但是和您形容的样子不一样啊,他是一只魔兽,头上长得是一个犄角,不是什么月牙印记!”

一只嗜血魔兽大声的嘶吼道,那女子终于顿住了动作,一甩就将他们扔回了沼泽之中,反而将说话的魔兽给擒到眼前,“他的额头长的犄角?!”

“是……是……是!”那魔兽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只能不断地比划,结结巴巴道:“额头上长得是一个金色的犄角……弯弯的,有手掌那么大……像龙族的犄角,可是他身上却没有鳞片,也没有龙族的气息……我也不知道……”

那女子沉思了一下下,随即恍然大悟,竟咯咯笑道,“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想不到竟然是个龙族的遗种,原来是过来褪角了,呵呵,要是我能将他吸收了,那境界就能真正的稳定了!”

她扭头一把揪住那嗜血兽道:“说!他在哪里?!”

“在……在……沼泽底!”

那女子随手扔开了他,向着他指的方向骤然飘去,龙族遗褪犄角都会有几天的虚弱期,她想起两天前的那次见面,他看到自己就跑,可是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对于自己就像是绝世佳肴,对于她有大补之用,所以她一路追踪,却不想那个家伙滑溜的像个泥鳅,竟被他逃脱了。

在沼泽底部一个巨大的蚌壳中,蜷缩着一个身躯,浑身抽搐,刚毅的脸上浮现一丝难耐的痛苦,他头上的月牙正在一点点的腐烂,而他之前脱落下来的犄角已经从金黄色变成了墨绿色,撒发着阵阵恶臭。

他冷的牙齿打颤,身体的本命元素力都开始向四周散去,他却怎么也收不回来,是的,他就是项轻狂,没有人知道,其实他说一个人龙混血的血脉,而这种血脉还产生了变异,每只真龙只在成年、脱胎换骨和晋级魔神才会脱落一次龙犄,每脱落一次实力就会有极大地进境,而他,每年都会脱落一次犄角,这个过程就像是拔掉他的一层皮在重新生长出来一样,过程痛苦的死去活来,但同时他获得的收益也是极大,每次蜕变之后,实力总是一次大的跳跃,所以他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站在神兽大陆的顶端,将八荒门推上五大势力的台阶。

不过自从他晋级魔神之后,他发现以前虽然痛苦但是不会危及到他生命的蜕变再次变化了,每一次褪犄不再是扒皮,而是清神,犄角掉下去,精神力也被剥离,那种痛苦是把灵魂和躯体分来,他能熬得住醒过来就活下去,熬不住的话就真的会死去。

这次褪犄就是九死一生,他在千钧一发之刻醒了过来,但是却被黑魔法给侵入了身体,所以他的身体开始被腐蚀,而以他现在这么微弱的力量根本抵抗不了,他之前想要出去找一点药材或者灵物来缓解一下,却没想到刚出去就看见了一个黑魔法师中的魔神,拼劲全力之下才逃了回来,身体却已经达到了极限。

他真的要死在这里么?还真是不甘心啊……

菲儿……我刚见到就又要分离了……不过还好,你还有埃利达……

好兄弟……替我好好照顾菲儿啊……

项轻狂缓缓闭上了双眼,他的身体也慢慢变得僵硬,在这个巨大的蚌壳中,世界安静的像墓地。

“噗!”

“噗!噗!”

一连串的破水声响起,接着蚌壳像是被攻击了,剧烈的晃动起来,项轻狂别颠来颠去,耳边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吼叫!

“你给本座滚出来!……像个缩头乌龟躲在里面像什么!……你好歹也是魔神啊!……咱们打一架!”

项轻狂眼皮沉重的睁不开,本来魂海就被分离拉扯的七零八碎,现在又被这般蹂躏,意识已经陷入了模糊,他是真的要死了吧……

“混蛋!你放开!项大哥?!你事不是在里面!”

“项大哥!”

谁……?是谁再叫我么?……怎么这么熟悉的声音?……幻觉吧……

砰!

巨蚌落地,外面似乎在打斗,还有一个人激烈的嘶吼着,他想睡觉,但是那个人一直在叫,一直在叫,叫的他怎么也睡不着,似乎睡着了,他就会失去极为重要的东西……

“坚持一下。”耳畔忽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项轻狂被腐蚀的大脑居然一个激灵清凉了几分,接着一股细细的精神力挤了进来,很微弱,很细,但却像蔓藤一样,攀爬而上,一点点织成一张大,将他的精神力都笼罩住,勾了回来,缓缓地注入到魂海之中。

本书来自:

长春的银屑病医院是在哪里
谷城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江苏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六盘水癫痫病排名
淮安治疗龟头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