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收养一智障儿为防孩子伤人弃家住窑洞图

2019-06-09 01:35:14 来源: 延安信息港

痛经吃什么可以治愈
痛经的日常保养
如何调整经间期出血

阅读提示|家住宜阳县香鹿山镇(原寻村镇)牌窑村的张大猫与聂花英夫妇20年前收养了一名聋哑智障弃婴。20年来,夫妇二人对这个孩子悉心照料,视若己出。几年前,由于孩子的智障情况加重,对他人有攻击性行为,为防止孩子伤人,张大猫、聂花英夫妇在村中有家不能回,只能带着孩子住在村子后山上无水无电的窑洞里,靠种地为生……

“好歹是条命”,善念一动收养残疾弃婴

1993年7月的一天,洛阳市宜阳县香鹿山镇(原寻村镇)牌窑村村民张大猫到县城的一位朋友家中探望。正巧碰上朋友捡了一名弃婴,回家后发现弃婴的耳朵有残疾不想收养。张大猫看着这个体重不到3斤,胳膊还没有自己大拇指粗的孩子睁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心中善念一动,决定抱回自己家抚养。“好歹是条命,能让他活着不比啥都强啊!”张大猫告诉。

回家后,妻子聂花英也很赞成丈夫的决定。“我们家靠做花盆为生,条件不算好,但也不坏,多养活一个孩子还是没问题的。在农村干农活,孩子残疾一点没啥。”聂花英说。夫妇二人为这个出生刚20天(按遗弃时襁褓中放的出生日期计算)的孩子起名叫张龙虎,上了户口,并买来奶粉悉心哺育。慢慢地夫妇二人发现这个孩子不仅聋哑,连智力也有问题,不像正常孩子那么“精”。夫妇两人带着张龙虎看遍了附近的医生,但终因经济问题而被迫放弃。

“养这一个孩子比养自己的两个孩子都累,花销也大。他光吃奶粉就吃到8岁,还老是生病,挣点钱都给他看病了。”聂花英说,“他小时候,晚上我干了一天活回家,还得点着灯喂他吃饭,他有病吃饭慢,一喂就得几个小时,有时累得睡着了都不知道,油灯烧到了头发才醒过来。”提起当年抚养龙虎的艰辛,聂花英记忆犹新。

20年如一日,待他如同亲生儿子

夫妇俩告诉,虽然龙虎已经20岁,至今未喊过一声“爸、妈”,但是他们却一直将这个不幸而又幸运的孩子视如己出。

据张大猫回忆,龙虎小时候虽然聋哑且经常得病,但智力还算正常,能帮家里干一些掰玉米、剥玉米之类的简单农活。有外人来家,不让人家动自家的东西。“一次带着他在山坡上干活,我不小心掉到石崖下面,他哭着喊着到处找人救我。”张大猫回忆说,“后来,我只要一去那个山坡,他就边哭边拦,害怕我再遇危险。”

但是从2004年开始,张龙虎的智障情况就越来越严重,不仅生活不能自理,甚至慢慢地连父母都不认识了,并且开始砸东西、踢人、到处乱跑。“他什么都砸,闺女给我买的新,他都抢去砸了。他爸辛辛苦苦做的花盆也砸坏了几百个。人家来买花盆,他上去就是一脚。”聂花英无奈地说,“他还到处乱跑,至少被汽车撞过五次,刚开始人家还赔偿,后来知道他精神有问题,就直接开车走了。”

精神问题越来越严重,张龙虎跟谁都相处不来,不是他打人家,就是人家欺负他,无奈之下,张大猫夫妇只得带着孩子住到了村后的窑洞里。为了防止张龙虎乱跑发生危险,张大猫和聂花英每天出去干活时,只好把窑洞门锁上,但是稍不留神,张龙虎还是会走失。“他每次丢了,我们都说不找了,但是撑不了一会儿,我们就忍不住,他爸就又骑着自行车出去找他了。”

聂花英给描述了一次张龙虎走失的情景:“大概四年前吧,龙虎趁我做饭又跑了出去。一下子丢了好几天,他爸白天找他,晚上一睡觉就做噩梦,醒来就哭,报了警才找回来。找到他时,他已经饿得奄奄一息。我和他爸抱着他大哭,用米汤灌回了一条命。从那以后我们就下了决心,再苦也不让他再离开我们半步。”聂花英开玩笑说:“我得走(死)到他爸前头,要是他爸走到我前头,这孩子跑丢了,我不会骑自行车,追不上他。”虽然是玩笑话,但是听起来却让人心里感觉沉甸甸的。

心愿,不用再住窑洞就好了

在采访中,了解到,张大猫原来靠做花盆、瓦罐为生,家中经济尚可。但是随着这几年花盆和瓦罐市场需求量的剧减,张大猫只好停止了工作,目前和妻子聂花英靠种地来维持一家三口的开销。“一年能收入四五千吧,但是买买种子、化肥、燃煤等,也不剩啥了!”张大猫说。今年年初,在村委会的帮助下,张大猫为张龙虎办理了残疾证,定为一级智力残疾,并申请了低保。“十月份就能领到低保补贴了,这样经济上就会好些。要是不用再住窑洞就更好了。”张大猫告诉,这是自己目前的愿望。

据张大猫介绍,牌窑村后面原来有很多废弃窑洞,但是在牌窑村被定为省级示范村后,政府要修路挖土,附近的窑洞都被挖平了。村里考虑到他们家的特殊情况,目前只好暂时保留着他们居住的窑洞。

“不在这儿住就没办法养活他。”提起至今仍居住在窑洞中,已经63岁的张大猫和聂花英眼角泛着泪花告诉,他们在村里有房子,现在由亲生儿子一家居住。他们也想搬回去一家团圆,但是张龙虎回家后不是和孙子打架,就是与村里的其他孩子闹矛盾,经常引发家庭、邻里之间的纠纷。“人家欺负他,我们心疼,他欺负人家,人家不愿意。而且他现在越来越糊涂,当街就大小便、脱衣服,总归都是事,没有一天消停。”对此,老两口十分无奈。

张大猫一家居住的窑洞离牌窑村大约两公里远。由于年数久远,窑洞从外到内都很破败。窑中设施简单,仅有维持基本生活的用具,且无水无电。用水需要去三里之外挑,晚上只能靠点菜油灯照明。但是这些在张大猫眼中都不算困难。“没水没电都不算啥,害怕的是有一天这的一个窑洞也要被推平了,我们这一家该去哪儿呢?”张大猫说。 (大河报 马琳 文图)

曾国藩用人之道(二)
孕吐吃什么可以缓解 五种饮品记得喝
面膜纸的正确用法 养出白嫩美肌
本文标签: